情降法师
十年品牌更专业

下情降反噬很厉害_情降的反应

泰国顶级降头术大师施降(可指定客户熟悉阿赞师)专注情降挽回服务!联系微信:1623177

下情降反噬很厉害,情降的反应

近期有许多善信都在问下情降反噬很厉害的相关问题,今天小编从4个方面来进行解答!大部分读者对下情降反噬很厉害(情降的反应)有一个充分的了解

4条解答

一.情降都有反噬吗情降反噬的程度有多大

我找少数民族巫师做过,现在合好几年了都没有什么反噬的法事之家做的泰国情降百分百没有反噬和负面影响

二.马云这段旧讲话火了大公司最容易生长老白兔开除要心善刀快搜

今天,马云的这段讲话又火了。

图片来自新浪财经微博

这段视频是2017年3月27日,马云在湖畔大学第三届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马云当时表示,大公司里面最容易生长的就是“白兔”,就是不干活的好人。
白兔的繁殖能力超乎想象,如果不及时灭掉,就会拖垮公司。

因为确实有一些人意识到自己的能力不足,而且赶不上公司的步伐以后,就会发挥一些“其他的作用”,他们为了维持公司原有境况会招来一批又一批能力弱的员工,形成恶性循环,很多公司就是因此而倒闭的。

一个人如果上半身的大脑没有想清楚,那下半身走出来的路就是歪的,没有方向可言。

如果把战略分为人的上半身和下半身:

上半身就是企业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决定着这家公司要去哪里?

下半身就是战略具体落实的重点所在,组织、人才、KPI,脚下的配合极其关键;

如果上、下不能协调统一,战略就是假的。

要学会开除员工

有人说中国公司要开除员工很难,对此有人提出了一个观点叫“心善刀快”,起初听到这个观点的时候,我也被震撼到了,于我而言也是一种教育。
后来我们做了一个重要的总结,就是真正要开除员工的时候,要贯彻这个观点——心要善,刀要快。

如果要开除一个员工,就直接开除,最怕的是“拉锯战”,想起来的时候锯两下。
对一个员工不满意,却又不找他谈话,连续三次想要开除都没成功,就像反复拉锯割伤口,最残酷无情。

开除一个员工不需要找理由,可能对于员工本人也是一种帮助。

有一段时间,我不断强调,在公司里没有开除过人的HR,不允许做招聘,当然这有点理想化,因为公司大了很难做到。
但是如果让一个没有开除过员工的HR做招聘的话,他就可能更加随意,因为不需要他开除不合适的员工。
只有开除过员工的HR,在招聘的时候才会格外认真。

直截了当是上策

相信很多领导都有过这样的切身体会,当你想要批评一个人的时候,怕被批评的人伤心、难过、有情绪,所以你就选择先大肆表扬一番,然后再适当批评两句。

结果,把本来应该被批评的员工弄得云里雾里,出去以后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表扬了还是被批评了。

我见过很多这样的情况发生,其实这个时候作为领导,你要明白这是你的工作,作为领导找员工谈话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否则的话,这个领导才应该被开除。

当然,抛开领导的身份,作为普通员工或者朋友,在进行工作以外的交流时,还是应该顾及到对方情感的。

如何培养接班人?

我有一个朋友很有意思,他喜欢做两件事情:

一喜欢开除人;

二喜欢招聘进来的新员工第一个面对的是他;

道理也很简单,新进入公司的员工,第一个和他谈话的人所讲的内容,记忆最深,影响最大。

高层管理请进公司,最开始的半个小时应该是和老板面谈,老板不用讲很多,15分钟告诉高管“我要什么,你要什么”,简单明了,这个时候的新高管记忆力是最好的。

大家可以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你到一个新的环境,老板第一个找你谈话,谈了15分钟,你肯定记得特别清楚。
所以老板千万不要失去那个机会。

另外一个机会是开除员工的机会,千万不要让给别人。
其实开除和扣奖金是一样的,比如:

公司之前有一个同事告知员工说,其实你们的工作做得很好,但是老板说要扣掉一点,所以我就扣掉了;

但是,如果公司和这个员工说,我本来不想给你们发奖金的,但是老板要发,如果你能保持一致,仍然可以继续留在公司工作;

第一种的做法直接加深了员工对于老板的仇恨,所以被发现以后,这个员工基本上也无法继续工作下去了。

招聘要选好“料”

大多数干部的好与不好,对与不对,都体现在细节里,所以招聘人最关键。

公司会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在评估员工的表现和应得的年终奖上,评估过程也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金钱。
但是我认为,更多的时间应该花在招聘一个人上,如果“料”取错了,入职以后不管如何努力教导都没有用。

只有取对“料”,再加上严格的训练,才有可能收获好的人才。

所以请记住,多花点时间在招聘上是极其关键的事情,招聘是最大的投资,不要迷信找最好的人,而是要找最合适的人。

最好的人一定是在培训和争吵里面磨合出来的,天下没有一个人招聘进来是完美无缺的,新员工一定是需要磨合的。
天下没有完美的人,其实有才华的人都有点怪,在某一方面特别厉害的同时,就有另外一方面不太靠谱。

不要给“白兔”生存的机会

在很早以前,我们公司有一个女干部,人很好,但是招进来的员工都不靠谱,全军覆没。

经过分析,我们得出来的结论是,有些人招比自己弱的人是一种本能。
具有这种本能的人,招聘来的人比自己越弱越好,越弱的员工就越听话,能够让招聘的这个人有安全感。
但总招聘弱的新员工,迟早都会被领导发现。

所以,聘请什么样的人决定小公司的成败,而开除什么样的人才是决定大公司的成败。
这是有区别的,小公司的成功可能是在于聘请了有能力的、正直的人,而大公司的成功在于开除掉错误的人。

大公司里面最容易生长的就是“白兔”,就是不干活的好人。
白兔的繁殖能力超乎想象,如果不及时灭掉,就会拖垮公司。

因为确实有一些人意识到自己的能力不足,而且赶不上公司的步伐以后,就会发挥一些“其他的作用”,他们为了维持公司原有境况会招来一批又一批能力弱的员工,形成恶性循环,很多公司就是因此而倒闭的。

所以如果发现这样的招聘人员,一定要及时开除。
那些特别会招聘的人,招来的人能力都非常强,这些招聘人员的格局好,境界高,要给这些人多一些机会。

如何培养接班人?

任何公司、任何岗位都要有接班人制度,没有接班人制度,一定会有大麻烦。
知道这一点的人很多,但是真正做到的很少。

轮岗是接班人制度最好的体现,公司越年轻越旺盛的时候就越需要接班人。

如果人才不够,一定是接班人制度建立的不对,不肯为招聘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公司体系腐败,效率低,就是因为评估制度不够好。

有一段时间,我们公司让区域经理或者部门经理汇报上一季度的业绩情况,汇报的时候大家都准备了PPT,然而在开始汇报的时候,我们提出对于业绩没有兴趣,所以要求大家谈一谈价值观和企业文化。
然后等到下一次让大家准备了价值观,那我们就谈一谈业绩。

培养接班人就是要全面,其实每个月各个经理都要准备业绩汇报,但是领导可以不过问业绩,而是提问其他相关内容,这是一种训练。

要强制性的不断轮岗,两到三年换一个岗位,目的就是希望接班人可以了解更多、发挥更多。

有些人认为某方面业务发展的十分顺利,换掉领队可能会影响业务发展,但其实,顺利的时候即便是能力弱的人做,也不会出现太差的局面。

相反,如果把业务发展良好的领队,换到业务不顺利的领队位置,仍然能够做的十分出色,才能说明这个领队的能力是真才实干。

而另外一些人可能才华很好,但是业绩做的十分辛苦,把他调换到相对顺利的领域去做领队,就可以培养自信心。

我们的传统文化总是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其实到了一定规模,比如5-8年以上的公司,一定要记住“用人要疑,疑人要用”。

不是因为老板要疑员工,而是因为制度要疑员工,多花时间在人身上才是最大的投资。
如果招来的员工好,就会给公司带来业绩。

我会将时间更多的花费在看未来、看人,制度建设、激励机制、惩罚机制设置上,这样公司就会运转起来。

不要认为自己年轻就不需要接班人,否则到了后面接班人一旦搞错,你也年迈的无能为力了。
好比60岁生的孩子如果有缺陷,再想要一个健康的孩子就难了,但是如果你才三、四十岁的话,再生一个就会容易很多。
企业亦然,老板要多给优秀的年轻人机会。

“常胜将军”应该怎么用?

高端的管理靠文化,低端的管理靠制度。
中国很多成功的公司讲究情、义、礼。
企业的最初阶段一定要讲情,否则没有发展的空间,但是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就要义来当先。

我看过太多的悲剧,三个人一起创业,结果创业到一定程度以后闹分家,都是因为卷入到情里面去了。

其实,分开是正常的,千万不要为了留下谁而特意留下某一块业务,留下和公司战略完全不吻合的业务才是最可怕的。
如果理念不能达成一致,离开并不是坏事,要当断则断。

诸葛亮挥泪斩马谡,这个案例告诉我们最重要的一点是,重要项目不要交给常胜将军,而是要派有30%输的概率的将军,因为这样的将军有敬畏之心,他会想到万一输了怎么办?

美国南北战争,林肯最后启用的将军争议很大,就是因为他有40%输的概率。
而常胜将军没有敬畏之心,马谡就是一个常胜将军,最后诸葛亮还派出了监军王平做他的副手,这也是失败原因之一。

这件事情放在现代也是一样的,诸葛亮派马谡去做一件事情,结果还派了王平过来监管,这样就会出现矛盾。
因为马谡知道王平是董事长的人,要向诸葛亮汇报,自己拿他没办法。

最后,马谡要在山顶,而王平要在山下,完全两个方向。
王平密报诸葛亮又得不到回应,结果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也没有达成一致。
在冷兵器时代,分一半人马去山下守着,就有可能因为兵力分散而导致全军覆没,所以马谡作为一个常胜将军仅仅是一个学者。

企业在做关键抉择的时候,衡量对与错的是使命感、愿景、价值观体系和担当的职责。

我们公司内部也有过好多这样的争论,很多产品都是在痛苦和争吵之中诞生的,淘宝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我认为淘宝是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帮助中小企业解决问题就需要有足够的消费者。
但是公司里面一片反对之声,大家都认为马云疯了,那时候阿里巴巴的B2B刚刚存活下来。
eBay易趣的市值达到七八百亿美元,而我们公司加起来连一亿人民币都没有,但是我认为淘宝势在必行。

很多人来找我谈话,跟我说如果你要一意孤行的话,那我们就只好离开了。
直到新闻发布会前的15分钟,还有人在劝我,说公司很有可能就死在我的利令智昏下,不过如果我要是真的决定做,他就跟我走下去。
我认为这样的人还可以合作,威胁我要走的人就只能离开了。

淘宝这一仗确实惊险万分,但是话说回来,组织出新,有些人才却未必还能堪得大用,这样的人总生活在昨天成功的路上,一个成功的人不愿意改变昨天成功的模式是很危险的。

公司里面最危险的就是永远成功的人,所以作为老板,你一定要将其放在两个不成功的位置上,如果他把不成功的位置做起来,才能称得上人才。
反过来,一个屡屡失败的人,你也要进行思考,如果是因为运气不好,就要分配给他一个运气好的位置。

老板要不断地思考这些问题,考虑组织建设,人有问题,组织也很关键。
制度和人同等重要,人手不足的时候,可以用组织补充,人手充足的话,就可以进行更换。

就好比你有7只缸和4只盖,全盖上完全顾及不过来,只有砸掉两只缸。
有些业务实在没有优秀的人进行管理,就干脆关、停、转,并减少业务数量,只有这样才可以长久的运营下去。

所谓有舍才有得,势头不错就分,势头不行就收,收了以后合起来,团队人才进行轮岗。

组织变革及其关键,每一次总结和反思都是企业的进步。
所以今天我们有很多的困难,就算你目前没碰上,那是你还没到那个位置,但是日后你一定会碰到的。

三.【最新章节】18 章

美黛背对着沈皎皎,捡起了纸。
沈皎皎看不见她的表情,只瞧见她颤抖的手,慢慢地把那张纸捡起来。
沈皎皎往前走几步,想过去把美黛带过来——但这个时候,背后已经有人叫她了:“皎皎,快点过来,该上戏了!”
美黛也听到了,她伸手擦了把眼睛,深吸一口气,急匆匆地奔了过来。
她眼睛红红的,因为天气热,画好的眉毛缺了一块。
不着痕迹地把纸丢进旁边的垃圾桶中,她仰起脸,对着沈皎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加油!” 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沈皎皎也笑:“好。
” 她迈步走进了布好景的房间中,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桌子上的香炉里,燃着袅袅青烟。
她脱掉鞋,侧躺在床上,身上盖着青色的锦被。
这被褥实在不怎么柔软,身下只象征性地垫了薄薄的一层,被子也像是没有晒过。
不过还行,和学校统一发的薄厚差不了多少。
沈皎皎闭上了眼睛。
“action!” 摄像机缓缓移动,拉近了镜头,对准了床上的少女。
应桂帆专注地看着屏幕。
平时看还不觉着,从镜头里面看,沈皎皎真的长了一张上镜的脸,十分标致。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毫无瑕疵。
很多人,上镜显胖不说,还需要找好角度,才能拍出来令人惊艳的效果;但沈皎皎不一样,随便怎么拍,都是无可挑剔的美。
少女的皮肤白里透着柔粉,睫毛垂了下来,轻轻颤抖。
“刺啦。
” 小小的一声破掉窗纸的声音,沈皎皎睁开了眼睛。
她没有动,而是微微动了下耳朵,去聆听声响。
一把剑,从窗棱上戳出一个洞。
安新知站在窗子边,透过破洞往室内看。
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身影。
他推开门,在这一瞬间,沈皎皎从床上跳了出来——在机器的帮助下,她左右横劈开腿,手中的剑直直地朝安新知刺过去。
这是她第一场打戏,为了这一个动作,今天上午,她已经默默练习了无数遍。
应桂帆注视着摄影机,看着那抹素白的影子,如被风吹起的叶子一般,身姿柔软,动作毫不拖泥带水。
她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好”。
拿现在的话来讲,沈皎皎的长相自带高级感——她眼睛并不是很大,但眼波潋滟,胜在灵动;下巴也不是那么尖,可线条优美。
年轻的一张脸,没有丝毫动过刀子,肌肉干净,每一个小表情都让应桂帆赞许不已。
她坐的正了些,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中的沈皎皎。
安新知无意与她纠缠,夺门而出,他腾空飞起,沈皎皎紧跟其后。
其实,沈皎皎内心还是害怕的。
她从未试过这么高的地方,额角已经出了一层汗,手也有些抖。
沈皎皎强迫自己挺住——既然选择了当演员,连这点小心理障碍都克服不了,说出去也让人笑话。
美黛已经止住眼泪了,她站在工作人员后面,盯着沈皎皎看,眼睛一下也不舍得眨。
太漂亮了! 沈皎皎吊威亚的时候,身姿纤细,微风吹起她的层层裙摆,裙袂飞扬,美的令人窒息。
就像她本来就会飞一样。
美黛还在感叹的时候,沈皎皎已经同安新知交上手了。
为了防止意外,这剑都是软的,表面看上去寒光凌凌,实际上压根就伤不到人。
沈皎皎记着武术指导老师的提点,每一下,又快又准。
安新知脸上蒙着面纱,唯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他因为沈皎皎灵活的身姿而惊讶,同时又赞叹不已。
——这一下掩饰不住的情绪,刚好和原著中黎藤初见花萝时的心境相符合了。
“卡!” 这一段长镜头,一气呵成。
应桂帆十分满意。
虽然这一段打斗,一句台词也没有,但无论是从表情,还是眼神来看,这两个人完成的都特别漂亮。
“休息一下,准备下一场,”应桂帆说,她四下看了看,皱着眉头问,“丁听春呢?她怎么还没过来?” ——这是丁听春第一场戏,可不能再不过来了。
“应导演,应导演,”丁听春的助理小跑过来,笑着同应桂帆解释:“丁小姐恐高,吊不了威亚,您看……”
“看什么看?”应桂帆声音不悦,“不能吊威亚怎么不早说?这个时候了,怎么换人?” 这若是放在平常,可能应桂帆还发不了这么大的火气。
主要是刚刚沈皎皎完成的很好,比他想象中的要出色。
丁听春也算是圈内的老人了,之前拍什么戏都正常,临了,到这个时候,突然又冒出来一句“吊不了威亚”。
“不是,导演,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助理笑着说,朝一个方向指了指,“剧本我们都看过了,这一段不是蒙着面么?我们这边带了武替,眼睛长的很像丁小姐。
蒙上面纱,保准您看不出区别来。
等拍完这一段,剩下的,再由丁小姐亲自上。
” 应桂帆沉着脸:“那就赶紧把她叫过来。
” 她心理很不爽,但也拉不下面子去骂丁听春。
那个武替小姑娘一句话也没说,她应当是看过剧本的,跑去了武术指导老师那边,跟着他练了几套动作。
美黛给沈皎皎递过去一杯水,开心地叫:“皎皎,你刚刚那一套动作,真帅啊!美哭了!那么高还能做得这么好,你太厉害了。
” 刚刚在丁听春那边受到的委屈,已经完全从她脸上消失掉了。
美黛从桌子上拿了个小扇子给她扇风,化妆师取了蜜粉,在沈皎皎额角又扑了些,给她补补妆。
“其实我心里有点害怕,”沈皎皎笑着说,“刚刚上去我就懵,腿软的和面条一样。
” “你可别谦虚了,”安新知经过旁边,正好听到她这一句,干脆坐在她旁边,拿毛巾擦擦汗,“你表现很好。
我第一次吊威亚,那一段戏,足足拍了十几遍才过。
你一条就过,对新人来讲,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看你动作很好,以前学过?” 沈皎皎有些不太好意思:“小时候身体虚胖,体质不好,爸爸送我去武校学过几个月。
” “难怪,”安新知笑吟吟,“从小习武啊,底子好。
” “皎皎。
” 两人正聊着天,忽然听到了霍清辉的声音。
沈皎皎抬头,只见身着白t恤黑裤子的霍清辉,站在离她十米处的地方。
往日见他,无一不是西装革履,规规整整。
今天他穿着休闲,脚上也是一双洁白的运动鞋。
而且,他明显瘦了很多。
脸颊上的肉下去了不少,皮肤苍白,毫无血色。
“霍董事长好。
” 安新知笑着同他打招呼,看看沈皎皎,识趣地说:“我去补补妆,你们聊。
” 霍清辉垂着眼睛,他坐在刚才安新知坐过的地方,声音有些哑:“这两天我工作有点忙,没来得及看你。
拍戏的感觉怎么样?累吗?” “不累,谢谢你关心。
” 沈皎皎生怕他再说出什么不要再拍的话,哪怕刚刚还怕的腿软,现在也佯装成无所谓的模样:“吊威亚挺有趣的,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感觉很好玩。
” 离得近了,她才瞧见,霍清辉的一双手,白的不像话。
左手瘦的血管清晰可见,还有一些小红点,像是被什么小虫子咬的。
注意到沈皎皎的视线,霍清辉不自然地把手往身后藏了藏,声音有些失落:“可我刚刚听你说,心里很害怕。
” “……” 你都听到了,还来问什么啊!直接这样说出来,霍清辉你脑袋是一根筋么?
沈皎皎很快反应过来:“越害怕越刺激啊,我这个人啊,最喜欢这种有挑战性的东西了!” 霍清辉想了想,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他眼角下的那颗泪痣,也因这一笑鲜活起来。
他说:“那好,等你拍完戏,有了空,我们一起去蹦极。
那个比较刺激,你一定会喜欢的。
” “……” 在这一刻,沈皎皎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四.【最新章节】第6816章 是不是被反噬了

工作人员笑着耸耸肩道:“我有什么满意不满意?进入修炼室修炼,可从来都没有时间限制,人家有能耐,别说是十二个时辰,就算是十八个时辰二十四个时辰,也尽可呆着。
” 黎小萌冷哼一声,不愿和这个工作人员多说废话。
从来没有人能在修炼室修炼超过十二个时辰,林逸再牛逼,也不过是十二时辰多一些罢了,说什么十八个时辰,二十四个时辰,那就是在怼她黎小萌!
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收拾一下这个工作人员,让他知道知道,高级班的黎小萌不是随便能得罪的人!
黎小萌不再说话,汪剑和王踏龙也不敢啰嗦,只能暗中使着眼色,用这种方法来交流沟通,不得不说,这两人狼狈为奸之后,还真的是默契十足。
又等了有半个时辰左右,黎小萌不说话,其他准备进去修炼室修炼的学员却都忍不住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还不出来?” “这都十二个时辰多了吧?难道那位没出来的师弟,神识已经强大到如此地步了么?”
“或者说那人是在修炼室里面出事了?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神识反噬啊……” “那位师弟恐怕危险了,或许已经陨落在修炼室中……”
几人低声议论,越说越像那么回事儿,原本镇定的上官岚儿小脸也渐渐变了颜色。
虽然她对林逸信心十足,可架不住这么多人在说,众口铄金,三人成虎,不担心也开始担心了!
没人能在修炼室修炼超过十二个时辰,这话张矜淼和徐笑妍都说过,上官岚儿自然知道,可现在林逸呆在修炼室中的时间,却已经要接近十三个时辰!
“你们别胡说,我林逸小师弟比你们厉害多了,你们没办法坚持修炼十二个时辰,不代表林逸小师弟不能做到!”
上官岚儿眼神有些慌乱,与其说是在开口呵斥那些议论的学员,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给自己加油打气! 相信林逸!相信林逸小师弟,一定会安全出来!
那么多危险的地方,林逸小师弟都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又怎么可能会在修炼室里出事?! “呵呵,真是个天真的小姑娘!”
黎小萌不屑的斜睨着上官岚儿,终于感觉到了满满的优越感:“你的情郎恐怕已经凶多吉少,或许你可以开始准备后事了。
” 这话说的有够歹毒,上官岚儿小脸一白,双拳紧握,当即就要翻脸发飙!
黎小萌若是羞辱上官岚儿,以小丫头的性格还未必会往心里去,但这么诅咒林逸,就触动了她的逆鳞了!
不过黎小萌下面一句话,令上官岚儿硬生生的压下了怒火,转而纠结的看着那个工作人员。
“喂,你不去管管里面的人么?要是真出事,早点发现或许还能抢救一下,总不能让我们一直等下去。
” 黎小萌这话一说,不光是上官岚儿纠结,那工作人员也有些纠结起来。
如果林逸真的出事,早点发现确实会比较有利,可这样并不符合规矩……
不过这时间确实有些太久了啊,从来没有人超过十二个时辰,林逸已经要十三个时辰了,或许真的出事了?
工作人员心中权衡不定,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选择,有心去请示上级,又怕耽误了时间。
“你还是让本小姐进去吧!本小姐可以看看里面什么情况,多少会有些帮助,说不定那位林逸师弟已经遭受了神识反噬,到时候还能救他一命。
” 黎小萌完全就是大言不惭,工作人员的眼神很直接的表明了这个意思。
你一个明显要去找林逸麻烦的人,居然好意思说能救他一命?确定不是进去弄死林逸? “有人没出来,肯定不能让你进去!这是规矩,谁来都不能破例!”
工作人员立场坚定,一口咬死了这个原则,随即话锋一转:“不过你们说的也有道理,已经快要十三个时辰,确定一下林逸有没有出事也很有必要!” “怎么确定?”
上官岚儿忍不住冲口而出,不过马上有些后悔:“如果林逸小师弟还在修炼,会不会影响到他?”
此时上官岚儿的心情确实矛盾,又想确认林逸无恙,又怕打扰了林逸修炼,实在有够纠结。
“人是不可能进去的,不过此地有连通修炼室的紧急通讯阵法,只要是在修炼室内部,就能联络到。
” 那工作人员对上官岚儿态度还算和善,笑着解释了几句:“若是林逸在修炼,或许会被打断,但不至于有什么不利影响,你但可放心。
” 上官岚儿顿时松了口气,打断修炼只要没影响,问题不大,能知道林逸的消息,她也会安心一些,所以最后上官岚儿没有反对。
而黎小萌等人自然都是赞同联络林逸,死没死,总要弄清楚才行。
工作人员说完之后,马上取出一枚阵旗,启动了修炼室入口处的通讯阵法,淡淡的光芒一闪,空气中顿时出现了隐隐的波动。
“林逸,林逸,能听到么?我是飞扬学院地灵峰修炼室的管理员。
” 学院工作人员对着空气中的波动开始呼叫林逸,只是众人围观的目光让他有些不自在:“听到请回答,不管你在修炼室的什么位置,正常说话就可以。
” 此时的林逸正沉浸在神识修炼之中,元神体的舒畅感一直没有间断过,而他的神识力量也在快速的上升之中,再维持这种状态一两天,估计神识强度就能突破到开山中期。
这是真正的开山中期,和玄阶海域理解中的开山中期神识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只要神识突破,林逸压制的真气等级将会自然而然的跟着突破。
因为夺天造化战诀的特殊性,神识、真气等级同时突破之后,肉身也会得到淬炼,很可能肉身强度同样会强化许多。
然而学院工作人员的呼叫在整个修炼室中回荡不休,林逸的修炼顿时被打断,虽然没有走火入魔之类的凶险,却也令他极为不爽!

本文转载,侵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泰灵降 » 下情降反噬很厉害_情降的反应
分享到: 更多 (0)
泰国顶级降头术大师施降(可指定客户熟悉阿赞师)专注情降挽回服务!联系微信:1623177

做情降法事,恭请泰国佛牌

我们更专业联系我们
情降介绍 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