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降法师
十年品牌更专业

情降的代价_情降的价格

泰国顶级降头术大师施降(可指定客户熟悉阿赞师)专注情降挽回服务!联系微信:1623177

情降的代价,情降的价格

近期有许多善信都在问情降的代价的相关问题,今天小编从4个方面来进行解答!大部分读者对情降的代价(情降的价格)有一个充分的了解

4条解答

一.【最新章节】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情感动天

只是,他们的武魂融合技就能挡住深渊圣君了?连唐舞麟和古月娜两大准神施展的龙神变都不行啊! 但就在下一瞬,他们两人的身影突然化为无数道光影。
而这光影居然就那么将天空照亮。
无情剑与多情剑在空中重叠在一起,突然化为一道灿烂的银光升空而起。
浓烈的情绪波动瞬间迸发,传遍全场。
在那一刹那,所有人都不禁泪流满面。
就连那深渊圣君似乎都受到了感染,从而出现了短暂的呆滞之色。
下一瞬,深渊圣君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脸色一变。
左手突然一指点出,朝着古月娜这边的方向。
而他自身则是瞬移到半空之中,天圣裂渊横扫而出,直奔空中两柄巨剑而去。
一道残缺的身影毫不犹豫的挡在了古月娜身前不远处,他口中还在高呼着,“放过丈亭!”下一瞬,战天斗地的意念,与那虚空点来的光芒同时炸开,化为漫天血雨。
传灵塔上上代塔主,一代准神,千古迭停,陨! 他用自己的身体为古月娜和唐舞麟挡下了这一击,为的,只是换取自己孙子的未来。
如果人类还有未来的话。
而就在此时,空中的银色已经变得层层叠叠倾泻而下。
深渊圣君的天圣裂渊第一次落在了空处。
它终究是只能近战。
可在它挥出的那一瞬,却失去了目标。
层层叠叠的银色从天而降,那浓烈无比的情绪波动覆盖全场,将深渊圣君以及深渊通道和此时又在重新从深渊之中冲出来的深渊生物全部笼罩在内。
化为一个巨大的银色光茧。
空气中巨大的压迫力竟然消失了。
就连天空似乎都明亮了几分,唯有那紫色太阳依旧还在,阴霾也依旧还在。
空中,两道巨大的虚影悬浮在那里,他们看上去都很平静,甚至有种释然的解脱感。
无情斗罗曹德智向下方说道:“我们的武魂融合技只能维持三天时间。
三天后,空间叠层将消失。
所以,你们只有三天的准备时间。
舞麟和古月娜是唯一的希望。
请大家不惜一切的支持他们。
” 多情斗罗、无情斗罗,武魂融合技,道是无情却有情,多情自古空余恨,情感动天!真空封印! 唐门,斗罗殿殿主,无情斗罗曹德智,陨!
唐门,斗罗殿副殿主,多情斗罗臧鑫,陨! …… “终于结束了吗?终于再无所顾忌了吗?”臧鑫轻声的问着面前的曹德智。
曹德智的表情有些苦涩,“对不起。
” 臧鑫摇摇头,“你没什么可对不起我的。
不只是你,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是不敢面对?可是,当我们第一次见面,不,当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彼此之间的联系。
而似乎也注定了必然会是以悲剧结尾。
” “当初,当我们第一次使用情感动天之后,我们其实就明白了这一切。
所以你才主动要求去血神军团做第一血神。
我没有阻止你,因为我们都不愿意那样的情况出现。
” 曹德智叹息一声,道:“其实,我们都没有错。
错的只是我们被上天开了个玩笑。
我们终究没办法真正的在一起,并不是因为性别。
而是因为,多情剑与无情剑,除了在那一瞬间的融合之外,每时每刻都在互相排斥着。
” 臧鑫苦笑道:“是啊!这是上天对我们的捉弄。
也是让我们拥有情感动天这等禁咒的代价。
让我们根本无法喜欢上他人,本身却在心灵相合的情况下相互排斥。
所以我才会说,我们之间早就已经注定,必然会是一场悲剧。
” 曹德智道:“终于结束了。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不过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并不是所有极限斗罗的武魂融合技都必须要献祭自己的生命。
似乎只有我们才是如此。
我们的保留终于还是有了作用。
可惜,却只能争取三天的时间。
” 臧鑫道:“舞麟是神王唐三之子,一定会有奇迹出现的。
我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战神殿有越天斗罗一步跨入神级。
我们唐门也有情感动天的绝对成立神之禁咒。
我们没有给唐门丢人,我们终究是唐门的荣耀。
” 曹德智哈哈一笑,“不重要了。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这一生,我并不后悔。
认识你,我也不后悔。
” 臧鑫道:“下辈子,最好别让我再遇见你。
” 曹德智坚定的摇了摇头,“不,今生做兄弟,来世做夫妻。
” …… 银色光罩屹立,那层层叠叠的银色光芒将内外完全隔绝。
史莱克学院、唐门的强者们,此时已经完全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
这一战,对于史莱克和唐门来说,损失的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光暗斗罗龙夜月、圣灵斗罗雅莉,天霜斗罗舞长空、阳木斗罗蓝木子,此时再加上唐门的两大极限斗罗多情斗罗臧鑫和无情斗罗曹德智。
可以说,整个史莱克学院和唐门的大半战力就此消失。
谁能想到,在所有人都无法抗衡的情况下,一直没有出手,一直隐忍着的斗罗殿两大殿主,终于爆发出了属于唐门的光辉,一举封印深渊圣君。
那层叠的空间封禁,连拥有超神器天圣裂渊的深渊圣君暂时都无法突破。
可是,这一切真的有意义么? 每一个人的心都沉入了谷底。
深渊圣君无人能敌。
哪怕是间隔三天,他们又能力挽狂澜? 更何况,现在的唐舞麟,已经到了濒死的边缘啊! 唐门、史莱克学院众人都已经围了上来,围绕在唐舞麟和古月娜周围。
此时,强大的自愈能力令唐舞麟胸前巨大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可口鼻处却依旧不断涌出鲜血。
哪怕是心脏,在无漏金身作用下,正常也不是不能愈合。
可是,那天圣裂渊的效果实在是太恐怖了。
无比锋锐的气息在唐舞麟体内依旧在疯狂的破坏着,也不断削弱着他的生命气息。
哪怕是他想要传送回到生命古树那边也无法做到。
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就已经死了。
也就是他这么顽强的生命力,才能坚持到这个时间。
“请为我护法。
”古月娜坚定的说道。
一边说着,她珍而重之的从自己的储物魂导器之中取出一个玉盒。
是多情斗罗臧鑫的话提醒了她,是的,她还有一件当初唐舞麟用心血送她的礼物。
有些急切的打开玉盒,古月娜的手都是颤抖着的,此时她身上,到处都是唐舞麟的鲜血。
玉盒之中,一朵朱红色大花静静的躺在那里,却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晕。
当它出现的一瞬间,先前空气中因为情感动天而出现的悲怆情绪似乎受到了影响,从而消失了许多。
这正是唐舞麟以一口心血摘下,送给了古月娜的人间仙草、仙草之王,相思断肠红。
古月娜拿起相思断肠红,塞入自己口中轻轻的咀嚼起来。
相思断肠红入口即化,迅速化为一股清新的芬芳液体。
这一段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想好了,这也是给多情和无情埋下的伏笔。
武魂融合技不能用,就是因为用了会死。

(本文转载,侵删!)

二.【最新章节】第1009章 时间冲不走你的感情

唐悠悠的目光盯着屏幕,突然看到屏幕上出现了唐雪柔的身影,她神情一怔。
这段视频刚好是唐有康和孟丽娟赶过来的时候录的,把刚才在白羽集团门前发生的所有事实都记录下来了。
“呵,唐雪柔怎么会去那里?”唐悠悠看完之后,并没有一丝的痛快感,不过,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见过康有康打唐雪柔,反而她做错事挨打的机会更多,如今,她终于看到康有康打了她,心里却并不开心
,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感。
刘夕看着,心情也沉重了起来,嘲道:“没想到唐雪柔是这种结局,也许连她自己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变成所有人的笑料吧。
”“这也不是我想看到的结局。
”唐悠悠低叹了一口气:“我曾经恨过他们一家人,可我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改名子,就是因为我这个名子是我死去的养母给我取的,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哪怕我现在认了亲生
父亲,我也不愿意改掉这个名子。
” “悠悠,你重情重义,是个好孩子,你母亲泉下有知,也肯定很欣慰的。
”刘夕也不由的怀念起了自己去逝的好朋友,替她安慰唐悠悠。
“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让她欣慰,唐有康来求我帮他的忙,我拒绝了,我这样做,会不会太冷酷无情,他们一家已经变成这样子了,我实在嘲笑不起来了。
”唐悠悠低喃着说,神情一片复杂。
“好了,悠悠,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很正常的,他们一家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吧,如果他们连自己眼前下难关都过不去,你帮了他们也没用啊,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别让
他们变成吸血鬼,甩不掉的。
”刘夕私心是不希望唐悠悠再沾惹这极品的一家人,她倒是宁愿唐悠悠无情一次。
“我知道,我也不想再跟他们有任何的联系了!”唐悠悠也有自己的决定。
季枭寒当然也看到了唐雪柔去弟弟公司闹事的视频,是陆清给他看的。
季枭寒因为这件事情,毕竟跟自己当年强行把唐雪柔塞进他公司有关系,于是,他就打了一个电话给季越泽,想跟他谈一谈这件事情。
手机接通了,季越泽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哥,有事吗?” “唐雪柔去你公司门前闹事的事情,你知道吗?”季枭寒开口询问。
“她去闹什么事?我还在睡觉,没关注!”季越泽声音仍然听上去很疲倦。
“这都大中午了,你怎么还在睡,不是说公司最近要洗牌,你忙的焦头烂额吗?怎么还这么放纵自己睡懒觉?”季枭寒不由的笑起来,把他当成慵懒随性了。
“哥,我想求你帮我一个忙!”季越泽已经在d国待了两天了,大街小巷,他全部都找遍了,他觉的白依妍有可能去的地方,也都找了,甚至还找了d国的很多朋友帮忙,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他真的要疯
掉了。
所以,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只能求助大哥了,知道他的势力更广,可以延伸到的机构也很多,查一下白依妍登记入住的酒店,肯定是可以办到的。
“出什么事情了?”季枭寒一听弟弟这语气不对劲,神情瞬间凝重了起来。
“白依妍跑了!”季越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自己也在自嘲的笑着。
“什么意思?跑去哪了?”季枭寒一时没听懂弟弟这句话,皱紧了眉宇,追问了一句。
“就是跑到国外来了,然后,不知所踪,电话关机,我前天过来的,找了她两天两夜了,还是没找到她人,哥,我快要疯了,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感觉要抓狂了,这个女人她要逼疯我了。
”季越泽此刻的 情绪接近奔溃的边沿了,他觉的如果现在找到白依妍,他上前第一件事情就是想掐死她,再把她人工呼吸抢救一番。
季枭寒总算是听懂他的话意了,俊美的面容僵了僵,低沉着声说道:“你别着急,冷静一下,仔细跟我讲讲这件事情。
”“哥,一定是奶奶找过她谈话,然后让她离开,这个笨蛋就真的牺牲小我,成全奶奶的心愿了,她真是笨到无可救药,我跟她保证过,我一定不会跟她分手的,我一定会让这件事情有一个好的结果的,可她
竟然不相信我,她还是偷偷的跑了,我知道这件事已经过去两天了,哥,女人的心,怎么说变就变?一点预兆都没有,我真是搞不懂她们这种生物了。
”季越泽越说越激动,越像要抓狂似的。
“她肯定不想让你为难,她就做了一个选择。
”季枭寒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帮他分析原因。
“我当然知道,可她凭什么做这种选择,她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季越泽气极怒极,可是,也痛苦极了。
“小泽,如果她有意躲着你,你觉的你真的找得到她吗?好吧,就算我愿意帮你不计代价的去找她,那然后呢?找到她,劝她回来,跟你好好生活吗?”季枭寒觉的弟弟可能钻在一个牛角尖上出不来了,这
个时候,他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只想见到白依妍,可是,见到了之后呢? 季越泽满心的激狂,瞬间就像被浇了一桶的冰水似的,他整个人都僵住了,神情有片刻的木然。
“哥,你是说……我跟她真的要分手吗?”良久,季越泽干涩着声音问他,他仿佛一个不会思考的孩子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需要有人给他回答。
“不,我没这样说,我只是觉的,你跟她也许真的需要一个冷静期,如果你们的爱情足够的牢固,坚定,时间算什么?它也冲不散你们彼此的狂热和爱恋的,小泽,大哥不想看到你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样子,爷爷奶奶,也不想的!”季枭寒并不想打击弟弟这一份对爱情的执着和狂烈,可是,做为兄长,他有义务去劝他选择一个更好的生活方式。
“我知道了,哥,我现在回去!”季越泽仿佛被一拳打醒了,声音恢复了一点理智。

(本文转载,侵删!)

三.直到警察敲门她才知道被迷奸

上周的滴滴事件,又一次触发女性群体的安全焦虑。

这次Sir全程没有发声,因为想说的太多,但有用的太少。

对女性安全意识的呼吁和关注,Sir得承认了,表妹这回,做得好。

这篇文,希望所有人都看一看。

为自己,也为身边的她们。

表妹个人号「柳飘飘了吗」

第 80 篇推文

这几天,全国女性一边胆战心惊,一边义愤填膺。

滴滴。

滴滴顺风车是下线了,但#滴滴车主群#仍挂在热搜。

为什么?

听说过没——

如果你在水槽看见1只蟑螂,别慌,橱柜里可能还有100只。

你看,滴滴车主群里,蟑螂何其多。

武汉滴滴司机快车群:

“真想强奸她。
”“当场强奸她。

深圳滴滴司机交流群:

“我要是那个司机,强奸了去自首,不杀人,最多判3-5年!长那么漂亮,3-5年也值了……七年就七年,出来我还强奸她。

石家庄滴滴:

“穿得那么骚气,怪自己。
这不是变相勾引司机吗……”

恶意不止停留在言语。

据统计,最近三年,滴滴司机相关强奸、杀人案有十七件。

这就完了?

表妹继续追下去,发现,这仍只是冰山一角。

是的,稍微有一些社会经历都懂,不是所有恶行都能被记录在案。

有的未被媒体曝光,有的因证据不足被撤销,有的,甚至由于受害人的耻感被烂在心里。

但表妹今天要说的,更夸张(也可能更普通)。

你被侵犯了,但你可能压根没察觉——

迷奸。

还是从滴滴说起(哎)。

事情发生在去年:

一辆滴滴顺风车内,女孩接过司机给的饮料,几口下肚,第二天在宾馆醒来。

衣衫不整、记忆断片。

嗯,迷奸。

比起强奸,迷奸更狡猾。

被下药时,毫无知觉;清醒时,没有记忆。

所以一般的迷奸案,都不了了之。

之前,表妹一直以为,迷奸离我们普通人很远。
唯一印象或许还是2012年曝光的台湾“李宗瑞丑闻”。

但表妹错了。

随手一搜。

去年11月,上海宝山区某广场日料店。

一名校服男趁女生低头玩游戏,往她的冰饮里倒入不明液体。
随后,监控拍到他扶女生去酒店开房。

今年5月,浙江义乌。

一对男女相约喝咖啡看电影,男方趁女方离开,把咖啡拿至监控死角下药。

女方被带到宾馆性侵。

去年8月起,杭州、温州……

一名家教老师给女学生喂食口香糖。

由此,十名女学生被性侵,还被拍下裸照。

不是开玩笑。

一杯冰饮。
一杯咖啡。
一条口香糖。

尝上一口,陌生人就能对你为所欲为。

零嘴和零嘴的差别就这么大。

女孩,如果你和表妹一样,是那种容易相信熟人朋友、大大咧咧的女孩。

那么,请一定记住这句老话:

防人之心不可无。

因为你真的一不留心,就中招了。

无它,作案工具,实在太不可察觉。

这是表妹在网上搜到的部分工具。

很小。

一截滴管、一个眼药瓶就行。

放倒一个女孩需要的剂量,也很小。

“2片3滴”法则:

用药大于2片或者3滴,就能在被侵害人身上达成醉酒、失忆、催情、吐真剂的效果。

图片来源:女孩不怕

而入手这些迷药,代价更小。

目前流传最广的六种,妙手、回春、猎艳、小7、桃心、千岛,都是小作坊包装,起价200—300元。

本图片来自女孩不怕

这样的价格,比起表哥之前提到的“泡妞邪教”——PUA少则五六千、多则上万的课程费,简直是白菜价。

更不用说它们更简单粗暴的杀伤力。

这些药的成分主要有以下三种:

三唑仑、氟硝西泮、y-羟基丁酸。

这三种药物都是精神类药物,有催眠、镇静的作用,在临床上被用于强效催眠。

除了起到手术前镇静作用,还能干扰人的记忆。

出自腾讯网《今日话题:迷幻药何以在中国大行其道》

事实上,国家已有明令规定,这些药只能用于临床,在市面上属于禁药。

但据新闻记者调查,这些国家违禁药物从生产、销售到秘密通道,早已形成了一个无处无在的黑市网络——

从不正规化工厂到地下黑市、从地下黑市到线上交易,早前,这些迷药甚至被改头换面后在淘宝上出现。

现在在淘宝搜索“***”、“杀猪粉”等迷幻药已什么都没有。

但线上销售依然猖狂——

渠道被转移到各种网站、微信群、QQ群等。

一个名为“救助留守儿童正能量群”,名号听起来伟光正。

私底下的画风却是这样的。

图片来源于女孩不怕

微信群里,长期活跃并购买迷药的人多达300多人。

300多人。

这些人因为购买迷药的需求,聚集在微信群里。

日常话题是如何下药、有何药效等心得;

群内有所谓奖励政策:贡献/直播下迷药过程,可获得群主免费赠药。

这种被允许,甚至被鼓励的举动,使得群里充斥着各种直播,有以文字、图片形式上传,更甚者,把拍摄的淫秽视频放上群里。

图片来源于女孩不怕

在这些露骨的图片和视频里,被下了不同程度迷药的女孩表现不一:有的亢奋,有的失去意识,以主动或被动的方式任人摆布着。

他们就像会把仇人的头砍下来挂在树上、挂在马上的猎头族,谁下迷药的手法更高明,侵害的女子越多,越受群成员的吹捧。

表妹就不放出更多图片脏了大家的眼睛。

但女孩,如果你和表妹一样,是那种很容易相信熟人朋友、大大咧咧的女孩。

那么,请一定记住这句老话:

防人之心不可无。

因为你真的不留心,中招了。

无它,作案方式,也实在太不可察觉。

几年前,国外YouTube的博主Joey Salads就做过一个实验。

实打实地示范:

下药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

他趁女生去上洗手间,趁同行两名男士不注意,一秒钟,便能得手。

当着情侣的面也没问题,只要引开他们注意,一样能成功。

还是YouTube,另一名博主做了一个实验。

如果当着其他陌生男士的面,给女士的杯中物下药,有多少人会出面阻止?

很遗憾的是,他尝试了四次。

前三次,即使旁人看到,都没有出面制止。

甚至还有看到他得逞,跟他击掌相庆的。

直到第四次,才终于有人站出来制止他。

这两个实验,一则说明了危险可以发生得多么轻易。

另外,也着实令人失望——

放倒一名女性,在很多人看来,并不是一件多严重的事情。

而这些手持迷药、伺机作案的,会是什么人呢?

与绝大多数性侵都发生在熟人之间一样,这些迷奸犯也不是长着一脸猥琐相,能一眼辨认。

实际上,这些购买者,什么人、什么职业的都有,男家教、男备胎、男医生……

最最关键的是——

许多时候,受害人受到侵害后,完全不知情!

比如上面提到的家教老师杨某,9个月内,他先后迷奸了10名女性。

但他的落网不是因为受害人举报,而是卖他迷药的上家被抓。

那些受害人,如果不是警方上门做笔录,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受到侵犯。

为什么这么“蠢”?

一则,罪犯在买药的同时,会被“传授”很多经验和方法。

如用各种借口来搪塞药效发作的症状:

有些受害女孩亢奋,他们说:是天气热。

有些受害人人事不省,便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还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图片来源于女孩不怕

二则,许多被下药、被性侵的女性也出于羞耻心,宁愿相信他们那套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说辞。

所以女孩,如果你和表妹一样,是那种很容易相信熟人朋友、大大咧咧的女孩。

你以为表妹还会再念叨这句老话:

防人之心不可无。

不。

表妹想说别的。

从小,我们就被交代如何保护自己。

比如,不夜间外出;比如,不去偏僻的地方;比如,不在外面买醉……

不这个,不那个。

然而,种种事实告诉我们——

不外出在家里可能会被家暴。

在人潮涌动的马路上,也会被男友燃火烧死。

滴酒不沾、交际简单的女学生,也会被老师、同学下毒手。

……

千防万防,防不胜防。

所以,除了从小教导女生如何防范。
是不是还要教导男生,如何尊重女孩子。

所以,除了教导男生如何尊重女孩子。
是不是还要加大监管的力度,做到有法必依、违法必究。

姚金易案件还历历在目:

一个花季少女被“学生会工作”的借口,骗到了空教室,遭其17岁的同学王祎哲奸杀。

当晚她的妈妈没有收到女儿微信回复,致电老师,老师回复:“收到王祎哲信息,说他跟她在一起,让我们放心!”

姚母打通了校长的电话,校长回复:“我们学校经常有男女生出去开房,不要担心太多,安心睡觉,你女儿明天会回来的。

惨案发生后,嫌疑犯称与被害人是男女朋友关系,老师们还向律师提供嫌疑犯上学期的成绩单,称其在校表现良好,希望从轻处罚。

在一场惨无人道的奸杀案中,祈求从轻处罚的原因是所谓男女朋友,呈堂证供居然有一张成绩单。

你在这个案件看到什么?

表妹看到的是,一场自上而下对女性生命安全和人格独立的剥削。

因为你是他女朋友,所以你安不安全他说了算。

因为你是他女朋友,所以你被他杀害了,这里面也一定有可被原谅的隐情。

比违法,犯罪更可怕的是什么,是我们对违法,犯罪司空见惯。

嗨,不就那样。

嗨,最多那样。

啧啧啧。

教育的缺失、平台的缺德、监管的缺位,这,或许才是今天各种性侵案频频发生的底层原因。

不是吓人,上周六,在表妹发表《滴滴》文章下,就有梅粉 @Kris留言。

所以,你告诉我,是谁给了这种人违法的底气。

所以,今天——

如果你是个女孩,表妹希望你看了这篇文章,多学会自我保护(更多实用方法可见表妹文章→这「救命文」快让更多人知道),一旦察觉前文类似的犯罪苗头,掌握证据,第一时间报案。

如果你是个男孩,表妹希望你看了这篇文章,学会真正尊重女性,恋爱不可勉强,性爱尤是,钻法律空子玩弄女性,那代价可是一辈子。

而,如果你是一个设计、监管公共安全的管理者,那表妹也希望,你们看到这篇文章,能真正重视法律执行,不轻易给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钻法律空子。

单靠一个人是绝不可能预防、打击、消灭犯罪的。

《聚焦》这一句,说给我们每个人听:

对,每个人。

你,我,他。

如果养育一个孩子靠的是整个村庄的支持,那毁掉一个孩子整个村庄也脱不了干系。

迷奸犯都下地狱好吗

四.狱妻言情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叶流年慕青春

第1章:求个种

“去吧!”

我妈把我推到房门口,嘴里催促道。

“妈,他会恨我的。
”我转身,冲我妈摇摇头,心里的怯懦让我的脚步犹如生根了一样定定的站在房门口。

“你今天要是不睡了他,才是逼我去死。
”我妈态度强硬的看着我,目光灼灼逼人。

“妈……”我的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要不是为了我,我妈也不会用自己手中所有的股份去贿赂了我的婆婆,就为了让她亲手给叶流年下药,让我能够跟他顺利的完成迟到的洞房花烛。

看我落泪,我妈的态度才软了下来,她叹了口气朝我说:“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哪怕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想你死,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救你,这就是一次机会。

是啊!如果怀了孕,就能够暂时免除牢狱之灾,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想到这,我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房门。

我脚步沉重的一步步迈进了房间,然后砰地一声,关住了房门,仿佛关注了我心中所有的廉耻。

我看向躺在床上,身上因为中了药而几乎要脱光了衣服的叶流年。

没了衣服的遮挡,八块腹肌的完美身材毫无遗漏的展现在我的面前,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潮红,让他俊美无双的脸上染上了几分春色。

我一步步靠近,刚坐在床上,朝他伸出手,就被他一把抓住。

他渐渐迷离的墨色眼眸内似乎涌动着一股流光溢彩,只让人目眩神迷。

“清雪……”他粉色的薄唇轻启,目光迷离的看着我。

只这一声,便让我的心渐渐凉了下去。

而后,又觉得自己可笑,这结果早就知道了不是吗?谁都知道,慕青春爱恋追逐了叶流年十几年,而叶流年却独独钟情于慕家的私生女慕青雪。

可如果不是慕青雪,我何至于此。

在我跟叶流年举办婚礼的游轮上,慕青雪找我见面,然后在跟我争吵过后,直接向后倒去,我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抓她,却被她给推开,而她则滚落进波涛汹涌的大海。

明明那一瞬间我是伸手想要救她,却成了推她的证据。

甚至还被人拍成视频传在了网上,而我成了嫉妒成狂,不但抢夺了妹妹的男朋友,设计妹妹失身,最后又下手杀人的蛇蝎女人,现在,所有人都在讨伐我,希望把我送进监狱为慕青雪偿命。

慕青雪以命来算计我,我确是百口莫辩。

看着床上哪怕中了药昏迷的男人口中都念念不忘慕青雪,我本来还犹疑的心,渐渐坚定了下来。

我伸出手,脱掉叶流年身上仅存的最后一件衣服。

看到他身上的男性标准型物件,脸刷的一下红了脸。

而后,颤抖着手指,一颗颗的解开身上的衬衣扣子,等衣衫一件件褪去,周围传来的凉气,让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清雪……”

我上前,直接抱住了床上喊着清雪的男人,他身上的温度很高,似乎能把我的皮肤给灼伤。

我笨拙的把唇凑到叶流年的薄唇上,正想着怎么继续的时候,就被叶流年翻身压在了身上。

男人在这上面也许真的有这得天独厚的天赋,他埋首在我的胸口,动作急不可耐就像是饥渴了很久的人遇见了甘泉一样。

“清雪,我爱你……”

“啊——清雪,小雪儿……”

一声声深情的呢喃,一刀刀插进我的心口,身体被撞击的疼痛远不如心里来的难受。

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不断的落下。

这一次,因为叶流年中药的原因,在我被做晕过去的时候,叶流年还没有停下,本来想要做完后悄悄离开的计划也因为我的晕倒而终止。

第2章:灌药“慕青春——”随着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我的头皮一阵发疼,睁眼便看到叶流年黑沉的双眸满是怒火的盯着我。

他的手扯着我的头发直接往床下拽,生理上的疼痛刺激的我直掉眼泪。

随即我的身子直接被扯到了地毯上,身上因为没了被子的遮掩,一阵阵凉意袭来。

阳光穿过玻璃照在我满是斑驳痕迹的身体上,这些无一不昭示着我昨天晚上不知廉耻的行为,面对叶流年的怒火,因为心虚,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叶流年的眸光在我身上扫过,满是怒火的眸子内,似乎燃着一簇火苗,说出来的话,却是截然不同的冰冷:“慕青春,你费尽心机的爬上我的床是打的什么目的?嗯?”

后面一个字随着叶流年唇角的勾起语调上扬,嘲讽之意很明显。

我咬着牙不说话,看着叶流年暗沉如水的眸子,心里只打突突。

这不在计划范围之内,原先本计划好了,等睡了叶流年后趁着他还没苏醒就立马离开,可没想到昨天晚上叶流年抓着我一直做,最后竟然直接被累晕了过去,再加上从事情发生后,我就一直失眠,这一晚上,竟然因为睡的太沉,到现在才醒来,还被叶流年给抓了个正着。

叶流年看我沉默,脸色更加难看,他伸手攥着我的下巴强迫着我的仰头看向他:“就算你不说,就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什么打算吗?”

说完,他一脸阴鸷的看着我,因着彻骨的恨意,话语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让我猜猜看,是不是想要怀孕然后逃避惩罚?”

随着叶流年的话,我的眼睛渐渐睁大。

心里只想着一句话,完了,叶流年已经猜到了。

叶流年唇角勾起一抹残忍至极的笑容,手一甩,便直接把我狠狠的甩在了地上。

“你以为我会让你如愿?”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底尽是讥讽。

“慕青春,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谁也别想救你。

说完,他拿起手机,当着我的面拨出一串号码,声音沉冷:“给我带一盒避孕药来,立刻,马上。

在叶流年弑人的目光下,我被压迫的动都不敢动,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完了,彻底完了。

没多会,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我手忙脚乱的撤下床上的被子裹住了裸露的身体。

人没有进来,只伸进来一只手递过来一盒药跟一瓶水来,药盒子上面写着毓婷。

叶流年接过盒子,长腿一迈,朝我走过来。

他脚上穿着棉拖鞋,踩在地毯上并没有声音,但却觉得每一步都踏在我心口上的感觉。

“不要……”我从来没觉得叶流年像今天这样可怕过,脸色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一双嗜血的眸子紧紧锁定着我。

“别过来……求求你……”

眼看着叶流年渐渐靠近,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慕青春,看来你一直不知悔改。
”叶流年弯腰,一只手抓着我的后脑勺,阴鸷的眸子紧盯着我。

他手中的药盒子已经被拆开,一把白色的药片放在手心。

我紧紧闭着嘴,摇着头一边流泪,一边死不张口。

叶流年蹙了蹙眉,脸上显得不耐烦起来,抓着我后脑勺的手,直接改成捏着我的下巴,只觉得咔嚓一声,我的下巴便被强迫张开。

我伸脚去瞪叶流年,可却被他压制的死死的,他一手紧紧的抓着我,一手直接往我嘴里灌药。

等药都进了我的嗓子后,又拧开水往我嗓子里灌。

就像是溺水一样的感觉,嗓子里全是水,就连呼吸都跟着困难起来。

等嗓子的药都被冲下去后,叶流年才把空了的瓶子扔到了一边,手指在我下巴上一捏,脱臼的下巴归为。

我捂着嗓子不停的咳了起来,眼泪也跟着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心中的绝望似乎把我整个人都给淹没了,悲伤慢慢蔓延开来。

最后的一次希望,亲手被叶流年给掐灭。第3章:死刑

等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家后,便直接病倒了。

这一病,便是一个星期,期间烧的迷迷糊糊,醒来后,听我妈说,我就连发烧都在念着叶流年,眼泪还一直不停的流。

她不敢问我在叶家发生了什么,只小心翼翼的跟我说:“实在不行,我们就花钱找个男人算了,反正只要怀孕就行了。

“不,我跟叶流年在法律上还是夫妻,要是真的怀了别人的孩子,那才是无处翻身了。
”我摇摇头,断然拒绝了她这个提议。

“我们还有时间,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
”我只好这么安慰她。

可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本来在一个月后才开庭的时间,竟然提前了二十多天,收到法院的传单,我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我脑海里想起临走的时候叶流年留下的狠话,眼前只一阵阵的发晕。

不用想,这其中肯定少不了叶流年的手段,原来,他这么迫不及待的希望我去死。

时间很仓促,知道要开庭,我妈急的连饭也吃不下,短短一天时间,嘴里便上了火,而我爸,从知道我惹了事,杀了慕青雪后,便一直不再出面,整个摊子都压在了我妈身上。

“妈,别怕,就算是进去了也没关系,我相信,真相跟正义终究会来到,哪怕是迟一点也没关系。
”我握着她的手,轻轻摇摇头。

没有慕家的支持,只有我妈这边,想要跟叶家硬碰硬实在是太难了。

“可那牢里是什么地方,你从小到大也没吃过一点苦,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我妈抓着我的手痛哭起来。

是啊!在爱上叶流年之前,确实是没吃过什么苦,最大的苦,也不过是求而不得罢了。

就算再不想来,但庭审的这一天终究还是来到了。

开庭后,我站在被告席上,看着叶流年带着律师西装革履的站在原告席上,我心里只觉得一阵悲凉。

那是我的丈夫,现在却是跟我站在对立面,宣读着我“累累”罪行。

叶流年准备充足,掷地有声:“慕青春先是下药让人轮奸慕青雪,后面还死不悔改故意杀害慕青雪,心思歹毒,手段残忍,请法院予以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

最后一句话犹如重锤一样落下,我只觉得头脑发晕,眼睛不自主的朝叶流年看去。

见他平静的眸子,没有半点的波澜。

我心里就像是被人撕开了一块巨大的口子一样,涓涓流血。

世界似乎一下子没了声音,我只能看着叶流年的嘴巴一张一合,可我的耳朵却是一片轰鸣声。

这个世界上,我只求一个叶流年而已,可偏偏他却是那个最想要我死的那个人。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却落下这样的下场,也许所有的错,都不过是因为我爱上了叶流年而已。

如果这是一片战场,在叶流年面前我注定要输的体无完肤,因为恨着我的叶流年不会对我有一丝一毫的心慈手软。

当最后判决书下来的那一刻,我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我妈悲恸的大哭,我才渐渐清醒。

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这一场官司,终究还是让叶流年如愿以偿了。

当我经过叶流年身边的时候,我停下脚步,扭头看向他问:“叶流年,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我死?”

叶流年的目光穿过我,幽幽开口:“如果不是你这次给我下药的话,恐怕我还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对你下手。

说到这,他身子向前,弯腰在我耳边说道:“慕青春,我说过,不会给你逃避的机会。

看着他厌恶的眼神,我勾起唇角:“恭喜你,得偿所愿。

叶流年冷哼一声,冷着脸转身离开。

两年啊!我的生命只剩下倒计时两年……

第4章:怀孕

入狱前,齐腰的长发被一刀剪下,变成了齐耳短发,身上的衣服换下,变成了统一的囚服,当镣铐戴上的那一刻,我才明白,我的人生……真的完了……

不管你以前多光鲜亮丽,到了这里,只剩下一串编号。

编号1203就成了我的代号。

“1203,以后你就住在这个房间。

我的身子被后面的人一推,便推进了眼前的宿舍内。

这里就像是九十年代的高中宿舍一样,几平米的房间内,放着四个上下铺。
加上我寝室内一共住着八个人。

“慕青春?”

忽然有人张口朝我问。

我下意识的点点头,我刚有所回应,这群人便朝着我围了过来。

这些人年纪看起来都比我大,人高马大的,眼里自带着一股狠意。

“给我打……”

不知是谁下了命令,斗大的拳头就朝我铺天盖地的打来。

我连忙转身,紧紧地拍着铁门大声喊:“救命……要打死人了……”

可任凭我怎么拍打,还没有走远的狱警都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

我这才明白,一个注定要死的死刑犯,在这里是没有人权的。

《狱妻首席娇妻翻滚吧前夫》全/文/阅/读,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在【/糖/果/书/坊】公/众/号/回/复/书/号0081,即可阅读全文!下面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我以前还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我卷缩着身子,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唯有自保。

日子再艰难,我也想活下去。

真相总会有揭开的那一天。

“会不会把人打死?”混乱中有人出声。

“有人发了话,要好好招待她,先别一次打死,要慢慢折磨……”

叶流年,抱歉了!就算是人生困苦,每一步都似踏在荆棘之上,我也想走出一条血路来。

我要活着——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

当饿肚子跟挨打成为家常便饭,当尊严被践踏成泥,哪怕死亡也变成了一种奢侈,我也想活下去。
活下去翻案,活下去,让慕青雪所作所为公然天下。

如果没了这股信念,我怕我会撑不下去。

第七天,我的身子终于坚持不下去了,长久的饥饿跟挨打让我终于体力不支晕倒了过去。

那一刻,我竟然觉得诡异的得到解脱的感觉。

………………

鼻尖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这是在哪里?还没等我认清楚情况,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那声音带着隐藏不住的暴虐气息,语气阴鸷危险:“再检查一遍。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便看到叶流年一脸暴怒的盯着一名身穿白袍的医生。

那医生在叶流年的压迫下,断断续续的开口说:“没……没错,检查了三遍了,她确实是怀孕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泰灵降 » 情降的代价_情降的价格
分享到: 更多 (0)
泰国顶级降头术大师施降(可指定客户熟悉阿赞师)专注情降挽回服务!联系微信:1623177

做情降法事,恭请泰国佛牌

我们更专业联系我们
情降介绍 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