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降法师
十年品牌更专业

情降蜡烛_情降蜡烛的作用

泰国顶级降头术大师施降(可指定客户熟悉阿赞师)专注情降挽回服务!联系微信:1623177

情降蜡烛,情降蜡烛的作用

近期有许多善信都在问情降蜡烛的相关问题,今天小编从4个方面来进行解答!大部分读者对情降蜡烛(情降蜡烛的作用)有一个充分的了解

4条解答

一.如果需要烧蜡烛的情降是从哪天开始算的

如果需要烧蜡烛的情降是从哪天开始算的蜡烛法事代做 预约中 三天后进行 原价280元 预约仅180元。
连续念经2个月,注入湿婆神经文,象神经文,加利女神经文,强力功效 。
一套一共三只,一只除去你身上的各种霉运脏东西,一只让你的好运气降临,一只许愿无论是爱情,金钱,财运,健康,都可以许愿,非常灵验..晚上三支同时点,许愿,念咒。
远程恭请,只要姓名,出生年,月,日。
每柱转运蜡烛有三根,分别代表事业,家庭爱情,招财。
我。

知。

道加。

我。

私。

二.给我大钻石献祭你才能消灾在这帮神棍灵媒眼里你的脆弱成了她

42岁的Ann Thompson,自称是一个能通灵和预见未来的人。

她以“灵媒Zoey”的名头,在过去5年里,一直在纽约一栋大楼的35层里做她的通灵术买卖。

然而,在上周三5月9日,她被纽约警方以重大盗窃罪、诈骗罪为由逮捕。

显然,她所谓的“预见未来”的超能力,

并没有让她预知到自己的这场牢狱之灾。

灵媒在全世界都很常见,收点钱帮你读读星盘看看命相甚至“预见一下未来”,有灾挡灾没灾开运,信的人倒也不少……

不过能像Thompson这样,一次性诈骗超过70万美元的,并不常见。

在过去几年里,她一直靠兜售自己印刷的5美元一本的小册子来招揽顾客。

在宣传中,她常常告诉她顾客们,他们遇到了一些灾难。

为了消除这些灾难,客户们必须要通过给她钱的方式,来获得她灵力的保护,以确保个人的家庭成员都平安健康。

靠着这样“空手套白狼”的买卖,她这些年也一直在赚一些小钱。

但是,当她的野心逐渐膨胀,要的钱越来越多后,

事态发展就超出了她能控制的范围。

2013年2月14日,Thompson接待了一名来自加拿大的女人。

这位中年女性之所以会找上Thompson,是因为遇到了很难解决的感情问题。

她找到Thompson这位“灵媒”,也就和很多女人想要算算星座运势一样,想看看自己今后的感情发展到底如何。

Thompson感觉到了眼前这个女人为了爱情变得敏感脆弱的神经。

所以她恐吓这个女客户,说“你正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恐怕再也遇不到爱情了!”

就在这个女客户恐慌的时候,Thompson告诉她,必须要买一些金币,放在一个神庙中。

这是一种消灾仪式,能够将这位女客户从“再也遇不到爱情”的灾难中解救出来。

为了让这个女客户安心掏钱,Thompson还表示,这些钱会在仪式结束后都还给她。

如果害怕风险,两个人还可以签一份书面合同。

将信将疑地,女客户掏了钱并签了合同….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Thompson继续对这名女客户进行着各种忽悠,

同样的伎俩,把“金币”换成“大钻石戒指”、“金子做的金字塔护身符”等等,

一次次从这个女客户身上榨取钱财。

截止到2016年,Thompson陆陆续续地从这个女客户身上骗走了总共74万美元!

也许是这种还带签书面合同的“治疗仪式”实在是太好骗钱了,

Thompson开始把这种骗术运用到更多的客户身上。

2017年12月15日,Thompson接待了一位来纽约出差的中年男人。

这位中年男人49岁了,或许是心里压力有点大,或许是出于好奇,

他在出差期间遇到了Thompson,并让她给自己算了一下未来。

Thompson看到眼前这位衣冠楚楚的商务人士,决定好好宰他一笔。

于是她告诉他,他生病了,生了一些精神上的病。

但是不用担心,她可以帮他治好这些病。

看着这个男人慢慢上钩后,Thompson告诉他,让他花7.2万美元买一些金币。

然后她会帮他把这些金币,放在一座寺庙的一个特别的角落。

这样,就能够慢慢治好他的内在精神疾病。

为了让他更信服,Thompson还大方地表示,他出钱买的这些金币,其实只是总共需要金币数量的一半,另外一半将由那个寺庙来提供。

并且和他保证,这些金币在“治疗仪式”全部完成后,就会都还给他。

这位中年男人听了后虽然内心还有一些怀疑,但是还是决定试一试。

他还颇为谨慎地和Thompson签了书面合同,来确保“治疗仪式”完成后金币户归还给自己。

然后他就安安心心地回家了,并把这件事情和妻子说了。

妻子一听,立马觉得他被骗了,要求他立马去和Thompson把钱要回来。

但是,交出去的7.2万刀,就像是羊入虎口,根本不可能要回来。

Thompson毫无疑问地拒绝了他的要求。

她表示,因为仪式还没有完成

如果半路退回,会给顾客带来危险。

于是,这位大叔的7.2万刀,就这样不明不白、啥也没买到地被骗走了….

事后,这位被妻子当头棒喝的商务大叔,和那位后知后觉的中年女性,

最终都意识到自己是被骗了。

因为涉及到金额数量很大,两个人都决定不能和其他被骗了一点小钱的受害者一样就此作罢。

他们找来了私家侦探Bob Nygarrd,让他帮忙调查这件事情。

Bob Nygarrd是一名退休的纽约警察,退休后从事私人侦探的工作已经很多年了。

尤其是在调查“灵媒诈骗案件”时,他算是全美最著名的侦探。

他最擅长的就是通过详细的调查取证,把这些灵诈骗犯们的罪证都收集好后交给警察,让警方以诈骗罪名将他们逮捕,最终以求追回受害人被骗的财产。

在他的努力下,2018年5月9日,这名招摇撞骗多年的灵媒Thompson,终于被警方逮捕。

(但是受害人不愿意公布自己的姓名和详细信息,所以财产到底被追回了多少现在还不是很清楚。

随着这个犯罪金额高达80多万美元的案件结束,Bob的“灵媒犯罪调查侦探”的名头也变得更响亮。

但是他知道,他面前的这条“灵媒诈骗调查”职业道路,并不好走。

甚至可以说,他需要通过一己之力,来加强美国司法机构对灵媒诈骗行为的重视。

毕竟在10年前,灵媒诈骗案件,对于美国警方而言,就像是恶作剧一样常常不被重视。

10年前,刚刚退休的Bob搬到了佛罗里达居住。

多年来忙碌的警察生活让Bob根本没机会谈恋爱,所以一直到退休都是单身。

没有家庭的退休生活很无聊,Bob决定申请一个私人侦探许可证,

然后在民间帮普通人做一些私人调查工作:追查丢失的东西啊、帮人捉奸啊之类的..

然而,意外的是,他早年不受女孩青睐的警匪生活,在这个年纪,却成为了社交时候的绝佳谈资。

2008年的一天晚上,Bob正像平时一样,在酒吧和陌生人一起聊他年轻时候的警察故事。

但是,这次他选的话题,是关于诈骗犯罪的。

而这些故事的主角大多数都是老年人,并不是很惊险刺激,大家兴致缺缺。

所以聊完后,Bob给了在场两个女人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后,大家就散了。

本来以为是一次不太成功的约会尝试,

但是没想到刚刚离开酒吧不久,他就接到了一个其中一个女人A的电话:她约他到一个加油站附近见面。

A是当晚和Bob聊天中的一个,是一名医生。

约在医院见面都情有可原,为什么要在加油站附近约会呢?

带着一丝意外和好奇,Bob准时赴约。

但是见面一聊,Bob立刻意识到,A却并不是约Bob出来谈恋爱的:

她被骗了,被一个灵媒骗了1.2万美元,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听说Bob是私人侦探后,想要让他帮帮忙。

灵媒?这难道不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吗?

但是看到对方这么难过,虽然知道法律上搜集灵媒诈骗行为的过程比较难,

Bob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同意无偿帮助她调查这桩灵媒诈骗案。

简单了解下来,Bob发现这个把医生都骗了的灵媒,还真的不简单:

她作为一个招摇撞骗的灵媒,在佛罗里达州早就已经臭名昭著。

为什么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医生,A会遇到一个灵媒并被她骗呢?

原来,长期以来A对生活都倍感压力,内心很是焦虑。

她不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而是外来移民,

所以她一直以来都很担心,自己的移民身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比如签证被取消了之类。

为了缓解这种焦虑,她听了一个朋友的推荐,去求助这位通灵大师Marks。

“大师”Marks看了A后说:

“你的焦虑不是无缘无故的!是有一个嫉妒你的同事,对你下了一个诅咒,在你身上埋下了一块烂肉。

“这块腐烂的肉,正在一点点瓦解侵蚀你的生命!”

“如果不通过净化仪式,你不仅会慢慢死亡,还会被驱逐出境!”

好狠毒的诅咒啊!

又惊又怕的A,最终同意了让Marks给她做一个净化仪式的提议:

Marks手里搓着一个鸡蛋,嘴里唱着“圣歌”。

然后要求A用手帕包上数千美金,送到佛罗里达好莱坞的一个祭坛上献祭。

除此之外,A还在Marks的诱导下,为了买一个“特别的有魔力的蜡烛”,把自己的信用卡信息也交给了Marks。

七七八八一通仪式下来,A花了1.2万美元….

这事儿本来就这好么结束了。

然而,

过了一段时间,A突然醒悟过来:

不对啊,我这是被骗了!

但是,作为一个高素质人才、一个有着医生执照的人,居然会被一个臭名昭著的灵媒骗去一万多美元。

A根本不好意思报警求助,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直到那天在酒吧遇到了Bob,她终于想到,说不定私家侦探能帮到自己!

听A说完了自己的“悲惨遭遇”,Bob出于同情开始无偿帮助她调查。

多年的警察生涯让Bob的调查过程十分井井有条。

他就像从前对待每一次犯罪一样:

调查事情经过、搜集证据、记录受害人证词、撰写详细的事件经过时间表等。

在这个过程中,他还顺带发现了另外四名受害者:

她们都是经常光顾一个美甲沙龙,在那里遇到了Marks,被告知自己是被诅咒了。

惊慌焦急之下,四个人都被Marks骗走了一笔钱,

并在给了钱后才慢慢反应过来自己是被骗了。

但是无一例外的,都在反应过来后,为自己的“愚蠢”感到羞愧,进而不敢宣扬和求助….

最终,因为受害人们的信任和Bob的努力。

这个神棍灵媒被逮捕,判刑。

Marks被抓捕的那天,Bob的右眼还莫名其妙地感到有点肿胀。

身边的人开玩笑说可能是Marks给他下诅咒了。

Bob事后表示,自己当时也是慌了一秒的。

不过很快肿胀就好了,

而接下来他的“代理调查灵媒诈骗”的业务,却突然就红火了起来:

被灵媒骗过想要寻求帮助的人快要打爆他的电话!

于是Bob正式开启了自己“灵媒诈骗私家侦探”职业生涯:每次代理收费大概在5000美元左右。

并不算很便宜,但是生意依然络绎不绝:实在是有太多有苦说不出的人需要他帮忙了!

在将Marks绳之以法后,Bob正式接触到了自己的的第一个商收费客户Meghan。

Meghan的遭遇让他深感灵媒诈骗能力的厉害:

真的是不管什么年龄段、什么学历的人都能骗。

Meghan是一个失恋后精神抑郁,吃药看医生家人陪都久不见好的年轻女人。

有一次她在纽约上东区闲逛时,遇到了一个叫做Velvet的女人。

Velvet长得平平无奇,在人堆中毫不起眼。

但是她拦住路过的Meghan,和她说:“你有大麻烦了。
我看到你印堂发黑,周身暗淡!”

Meghan被这突如其来的搭讪吓了一跳,眼前的这个叫做Velvet的女人,还在不停地念念叨叨:

“一个暗淡的光环…有麻烦了…有麻烦了…”

然后又对Meghan说:但是,我们能帮你!

Meghan被这一通念叨搞得有点懵,接下Velvet的传单后找了个借口然后溜了。

Meghan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灵媒。

她可是一个30多岁,硕士毕业,相信科学,不迷信的年轻人啊!。

但是,自从拿了Velvet的传单后,她心里就总在想:

“她怎么知道我有麻烦呢?”

几天后,在好奇心和焦虑的折磨下,她拿着传单,按照上面的地址,找到了Velvet。

Velvet把她带到她们的商店里,去见她们的通灵大师:Betty Vlado。

而Vlado给Meghan想的净化办法,也是相当接地气:

去买两个劳力士手表,把它们丢到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神秘的湖泊里,

这样,就能让“时光倒流”,解开Meghan身上的黑暗诅咒。

对于为什么非要劳力士,Vlado解释得很有逻辑:

“只有劳力士能够处理逆转时间的复杂机制,如果用廉价的工具,就会导致粗糙的结果。

光是劳力士还不够,因为Meghan身上的诅咒很可能还会卷土重来。

所以,在Vlado的劝说下,Meghan还需要买一块“天外陨石”:

一块据说是Vlado通过NASA的朋友偷偷搞到手的石头,要1.45万美元。

她信誓旦旦地和Meghan说,正是通过这样稀有的天外陨石,奥普拉和川普才会获得最终的成功。

名人靠着灵媒悄悄成功了,但是灵媒们因为不能泄露天机所以不能宣扬。

这些鬼话,Meghan全信了!

平时喝咖啡5毛钱都要计较的Meghan,

把辛辛苦苦攒了小半辈子的5万现金继续全部花在了Vlado那里….

但是,花光了钱,不旦没从抑郁中好起,时间也没有倒流,就连最基本的心理暗示的作用都没有。

Meghan内心惴惴不安地,找人来给石头估了个价:

普通石英,350刀,不能更多了。

这时候,Meghan才反应过来,自己真的真的是被骗了…

幸好这时候,她通过网络找到了能够帮人调查灵媒诈骗案的Bob,

总算是找到一根救命稻草!

最后,通过Bob的努力,Vlado被警察抓捕送进监狱。

而被骗走的钱,当然也能追回一部分了。

Meghan案件的调查,给Bob的职业灵媒诈骗生涯开了个好头。

在接下来的这些年里,Bob已经帮助超过30个客户调查灵媒诈骗案件,并追回了350多万美元的诈骗资金。

但是,他心中的担忧却越来越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被灵媒骗得那么惨?

其实并不是大家缺乏防范意识,而是罪犯太会利用人脆弱的心理骗钱,

并且诈骗之后很少受到应得的惩罚。

在纽约州,在路上招摇撞骗的灵媒,最多会因为欺诈被拘留3个月和罚款500美元。

但是,同样是骗钱,如果是被认定为“诈骗罪”,最高是可以判刑25年的。

不过前者的执法成本相对较低,后者从起诉到判刑,都比较复杂。

所以,当地的警察都倾向于把这类灵媒诈骗报警当做是“民事案件”来处理。

在了解到了司法机构对待灵媒诈骗如此随意的态度后,

Bob有了非常强烈的使命感。

他决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案例,呼吁美国的警方和司法系统,严肃地对待灵媒欺诈的问题。

而大众对灵媒骗钱,其实是“有组织、有预谋且情节严重的刑事诈骗”的认识,

也随着媒体对Bob处理案件的一次次报道,有所提高。

越来越多的人也认识到,诈骗案中的受害人,其实可以是生活中的每个人。

他们和所有普通人一样,内心都有脆弱的地方和时候;

在脆弱的时候,人是更容易产生恐惧和担忧;

面对恐惧和担忧,所有人都会想要求助,

当一个“除了钱什么别的都不用管”的解决方案摆在面前,

既能解释个人的痛苦从何而来,又能告诉你解决痛苦的办法是什么,

再怎么理智的人,都会有内心动摇的时候。

所以,真正能帮助大家免于上当的和帮助受害人的,

除了科普犯罪诈骗手法让大家提高警惕,对受害人多一点同情心和支持外,

就是降低受害人通过法律讨回公道的门槛:

不把受害人的经历当做笑话,从法律上严肃对待这些遭遇,

最终让罪犯都能得到应有的惩罚,从而慢慢减少同类案件的发生。

Ref:

网页链接

网页链接

————————————–

Vv_m-XCII:之前两个朋友算的塔罗牌特准,我还想管她们要名片去算一下,看完这个我都不知道要不要算

伊丽莎白微辣:国内不是有好多寺庙都让添香油钱给你算卦吗

LA你段嫂:这种人能不在灵媒里吗,什么叫臭鱼一锅腥

甜心奈奈莉:俄罗斯灵媒了解一下,亚历山大了解一下

KingHeb:智商税另一种收法

anywherebuthere___:和天桥下的流浪汉kiss,可以时光倒流三个月

Wenyan-L-:看来我连让别人骗骗的机会都莫得[拜拜]

————————————–

三.假小子戴安全文阅读

全一点,不要漏!第一章 (1)水中的美人鱼 四个坏小子无论如何不愿意相信,那在水中像鱼一样游动,有着和美人鱼一样曼妙的身体,这个人竟会是戴安—-
假小子戴安.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条”美人鱼”是美女艾微或小魔女秦天月.
四个坏小子早就换好了游泳裤,在游泳池边上站成一溜,花里胡哨的跳水动作只敢在岸上做,就是不敢往水里条,都怕跳进水里遭到”美人鱼”的袭击.
肥猫本来不想看戴安,可那水中的”美人鱼”就像有一种超强的磁力,硬是把他的眼球往她身上吸.
“我怀疑这游泳池的水有问题.”肥猫说,”为什么戴安在岸上像个男的,在水里就像女的?”
“这游泳池里的水很可能是一种魔幻水.”米老鼠煞有介事,其实是想使坏.”肥猫,你跳下去试试,说不定你在岸上是肥猫,跳进水里就变成瘦猫.”
“幼稚!不知你们听说过没有,女人是水做的?”
豆芽儿又有一番谬论,他现在全身光溜溜,当然还穿着一块巴掌大的游泳裤,瘦骨嶙峋,胸前的肋巴骨一条一套,清清楚楚地排在那里,看起来特别令人可怜.
肥猫挺着白花花的将军肚:”那我们男人是什么做的?” “是泥做的.”
米老鼠在一秒种之内抢答了,豆芽儿极其不满地朝米老鼠翻翻白眼.不能来,他以为只有他才知道”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
豆芽儿不再理财米老鼠,继续他的谬论:”戴安本来是个假小子,为什么她在水里就不像假小子了呢?那是因为水把它还原成了女孩子.兔巴哥,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2
兔巴哥是今天真正的主角.今天,是他的生日,那种点生日蜡烛吃生日蛋糕的生日会,实在提不起大家的兴趣,这才把兔巴哥的生日会开到了游泳馆里来.
兔巴哥愣在那里,他压根儿就没听豆芽儿在讲什么. 豆芽儿奇怪了:”你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我,却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在数你有几根肋巴骨.”
“有几根?有几根?” 肥猫和米老鼠都凑过去,数豆芽儿的肋巴骨.
“美人鱼”过来了,悄悄的,是潜水过来的.游泳池那边,几个裹着浴巾繁荣女生,都朝这边看——一场好戏就要开演了。
” (2)穿泳衣的双面女孩
扑通一声,正聚精会神数豆芽儿肋巴骨的肥猫,还没来得及叫,,就被”美人鱼”拖下了水.肥猫扑腾起几朵雪白的浪花之后.便四平八稳地浮在水面上,像一个吹足了气的肉皮球.
戴安本来是想把肥猫拉下来,呛他几口水的,无奈肥猫身上的脂肪太厚,浮力太强,怎么摁,都把他摁不到水里去.
肥猫索性就把双手抄在胸前,舒舒服服地漂在水面上,任戴安随便摆布.在陆地上,他肥猫不是戴安的对手.在水里就不一样了,有这一身脂肪,谁怕谁?
在水里,戴安还真把肥猫奈何不得.她才不和他死缠烂打,那岸上还有几个呢.戴安扔下肥猫,游上岸来.
出水的戴安,格外引人注目.水珠儿从她那白玉一样光滑剔透的皮肤上滚下来,宝石蓝与柠檬黄相间的高弹力泳衣,绷勒出她刚刚发育的胸的柔软的腰……
沿着池边,戴安从两个正躺在躺椅上聊天的女人的身边经过,她不明白这两个女人为什么会对她大惊小怪. “瞧瞧,这小姑娘的身材比例!” “真的,典型的黄金分割!”
两个女人都从躺椅上坐起来,把戴安从头到脚看个遍. “你看你看,她的小腿!” “哦,我从来没见过线条这么美的小腿!” 戴安太其她的一条小腿:“你们再说我吗?”
戴安不以为然。
她从来没有在异国她的小腿,更没有发现过她的小腿还有着优美的线条,今天是第一次听别人说她的小腿。
关于黄金分割的身材比例,更是前所未闻。
如果不是在游泳池里穿泳衣,是每人能看见她身材的比例的,也没人能看她的小腿,因为平时,她从来不穿裙子。
戴安超豆芽儿他们走来。
几个男生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怎么办,想看戴安又不敢看,把头扭向一边,装着不认识戴安的样子。
平日里,他们见惯了假小子一样的戴安,从来不把她当女生,只把她当铁哥们儿。
杜五年级的时候,他们几个和六年级的大男生争乒乓桌,大男生仗着他们个高,力气比他们大,硬是让她们丢进了男子汉的脸。
后来还是戴安挺身而出,才又让他们把男子汉的脸捡回来。
戴安根本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只觉得他们今天的样子特别傻,戴安就觉得好玩。
她一伸手,便拧住了豆芽儿的耳朵,她就喜欢玩这个——让男生跳芭蕾。
戴安有一米六八高,班上所有的同学都比她矮,豆芽儿足足比她矮了一头,她只要拧住豆芽儿的耳朵轻轻往上一提,豆芽儿就得踮起脚尖来跳芭蕾。
“哎呦,哎呦!”豆芽儿龇牙咧嘴,嘴巴歪到一边,“男女有别!男女有别!”
以前也有这样的遭遇,豆芽儿叫得都是“哎呦,哎呦,戴安手下留情”,今天叫得模模糊糊,戴安听不清楚:“你说什么?”
米老鼠代豆芽儿回答:“他说男女有别,你是女生,我们是男生。
” “废话,我知道你们是男生。
” 戴安看兔巴哥一直闭着眼睛,就去拧他的耳朵,命令他把眼睛睁开。
“我不睁!”兔巴哥把眼睛闭得更紧了,“你去把衣服穿上我就睁!” 戴安松了手,一低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有了好看的曲线。
(3)新闻主播罗莉娜 这种害羞的感觉,在戴安身上还是第一次发生。
他放开兔巴哥,去更衣室换了衣服,仍旧是那件宽松的黑色T恤,仍旧是那条肥大的、有许多袋子和拉练的牛仔裤,胡乱的用毛巾携携剪成男式的短发,从更衣室里出来的戴安,又成了假小子戴安。
几个坏小子看戴安的目光还有些躲躲闪闪,飘乎不定,表情也是怪怪的,戴安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幸好这时,班上的新闻主播罗莉娜来了。
她一来,准有爆炸性的新闻。
“最新消息!”罗莉娜在池子边一张白色的圆桌旁边坐下来,“你们是不是不想听啊?” 罗里那就是这臭德行。
每次她都要制造效果,故弄玄虚,但似乎没有今天这么牛气。
不过,她再怎么牛,他们都已经毕业了,今后也不再是同学,在新的消息对他们也没多大的吸引力。
“这个消息是关于米老师的,你们再不过来,我就走了!” 罗莉娜真的要走。
米老鼠赶紧跑过去,低声下气的给他说尽了好话,罗莉娜总算留了下来。
米兰曾经做过他们的老师,是肥猫他们几个从肯德鸡店里找来的一个女大学生,那时候他们读六年级,还有一年就小学毕业了,米兰就教了他们一年,把他们教毕业,便离开了学校。
他的梦想是想做电视台的主持人,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梦想成真? 听说了有米兰的消息,那几个披着浴巾的女生都跑过来,团团围住了罗莉娜,催他快讲。
“米兰还真的做了主持人,不过不是电视台的主持人,是电台的主持人。
你们知道什么是电台的主持人么?就是只听得见声音,看不见人。
” 罗莉娜的话说多了,就有一半是废话。
比如刚才关于“什么是电台的主持人”的话,就属废话。
夏雪儿问:“你怎么知道的?” “昨天晚上,我妈妈带我去教育局,去打听我读中学的消息,坐在出租车上,我亲耳听见的。
” 现在除了在车上,人们是很少听广播的。
“你怎么肯定就是米兰?“ “我听出来的。
天天听她上课,她的声音我还听不出来?” “那也不见得。
”戴安总喜欢和罗莉娜抬杠,“米兰的嗓音是经过训练的,很多主持人的嗓音跟她都很像。
” “我敢肯定她就是米兰。
”罗莉娜说,“我听的那个节目好像是一个谈心节目,好像是谈老师在处理学生的事情上,如果做错了,该不该向学生认错。
主持人说她曾经当过一年的老师,曾经也错怪过学生,接着她讲了那次‘死鱼事件’,错怪了肥猫,最后给肥猫道歉的事情。
” “是她,肯定是她!”肥猫一把抓住罗莉娜的胳膊,“快告诉我,她在哪里?” “该死的肥猫,你放开我!”
肥猫放开罗莉娜,罗莉娜的胳膊上被肥猫捏出几道红印,肥猫赶紧向那里吹气,豆芽儿、米老鼠急于想知道米兰在哪里,也做出巴结的样子,给罗莉娜的胳膊吹气。
罗莉娜一边享受着几张嘴吹出来的气,吹在胳膊上痒酥酥的,一边说道:“在广播里只听得声音,看不见人,我怎么知道米兰在哪里?”
肥猫他们立即停止吹气,对罗莉娜怒目而视,大有上当受骗的感觉。
(4)一条爆炸性新闻 “我还有一个消息,这可是一个官方消息。
不过,我知道你们不会对这个消息感兴趣的。
” 罗莉娜用的是反激法。
她知道她跟前的这几个男生都是身上长反骨,你说东,他偏向西。
果然,他们又眼巴巴望着她了。
罗莉娜非常满意她制造的这个效果,“吭吭”地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始说道:“有一个从国外来的人,要投资把白果林小学改制成股份制学校。
”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戴安又跟罗莉娜抬上杠了,“我们已经从白果林小学毕业了,马上要进中学了。
” “关系大着呢(1)水中的美人鱼四个坏小子无论如何不愿意相信,那在水中像鱼一样游动,有着和美人鱼一样曼妙的身体,这个人竟会是戴安—-
假小子戴安.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条”美人鱼”是美女艾微或小魔女秦天月.四个坏小子早就换好了游泳裤,在游泳池边上站成一溜,花里胡哨的跳水动作只敢在岸上做,就是不敢往水里条,都怕跳进水里遭到”美人鱼”的袭击.肥猫本来不想看戴安,可那水中的”美人鱼”就像有一种超强的磁力,硬是把他的眼球往她身上吸.”我怀疑这游泳池的水有问题.”肥猫说,”为什么戴安在岸上像个男的,在水里就像女的?””这游泳池里的水很可能是一种魔幻水.”米老鼠煞有介事,其实是想使坏.”肥猫,你跳下去试试,说不定你在岸上是肥猫,跳进水里就变成瘦猫.””幼稚!不知你们听说过没有,女人是水做的?”豆芽儿又有一番谬论,他现在全身光溜溜,当然还穿着一块巴掌大的游泳裤,瘦骨嶙峋,胸前的肋巴骨一条一套,清清楚楚地排在那里,看起来特别令人可怜.肥猫挺着白花花的将军肚:”那我们男人是什么做的?””是泥做的.”米老鼠在一秒种之内抢答了,豆芽儿极其不满地朝米老鼠翻翻白眼.不能来,他以为只有他才知道”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豆芽儿不再理财米老鼠,继续他的谬论:”戴安本来是个假小子,为什么她在水里就不像假小子了呢?那是因为水把它还原成了女孩子.兔巴哥,你说我说得对不对?”2兔巴哥是今天真正的主角.今天,是他的生日,那种点生日蜡烛吃生日蛋糕的生日会,实在提不起大家的兴趣,这才把兔巴哥的生日会开到了游泳馆里来.兔巴哥愣在那里,他压根儿就没听豆芽儿在讲什么.豆芽儿奇怪了:”你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我,却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在数你有几根肋巴骨.””有几根?有几根?”肥猫和米老鼠都凑过去,数豆芽儿的肋巴骨.”美人鱼”过来了,悄悄的,是潜水过来的.游泳池那边,几个裹着浴巾繁荣女生,都朝这边看——一场好戏就要开演了。
“(2)穿泳衣的双面女孩扑通一声,正聚精会神数豆芽儿肋巴骨的肥猫,还没来得及叫,,就被”美人鱼”拖下了水.肥猫扑腾起几朵雪白的浪花之后.便四平八稳地浮在水面上,像一个吹足了气的肉皮球.戴安本来是想把肥猫拉下来,呛他几口水的,无奈肥猫身上的脂肪太厚,浮力太强,怎么摁,都把他摁不到水里去.肥猫索性就把双手抄在胸前,舒舒服服地漂在水面上,任戴安随便摆布.在陆地上,他肥猫不是戴安的对手.在水里就不一样了,有这一身脂肪,谁怕谁?在水里,戴安还真把肥猫奈何不得.她才不和他死缠烂打,那岸上还有几个呢.戴安扔下肥猫,游上岸来.出水的戴安,格外引人注目.水珠儿从她那白玉一样光滑剔透的皮肤上滚下来,宝石蓝与柠檬黄相间的高弹力泳衣,绷勒出她刚刚发育的胸的柔软的腰……沿着池边,戴安从两个正躺在躺椅上聊天的女人的身边经过,她不明白这两个女人为什么会对她大惊小怪.”瞧瞧,这小姑娘的身材比例!””真的,典型的黄金分割!”两个女人都从躺椅上坐起来,把戴安从头到脚看个遍.“你看你看,她的小腿!”“哦,我从来没见过线条这么美的小腿!”戴安太其她的一条小腿:“你们再说我吗?”戴安不以为然。
她从来没有在异国她的小腿,更没有发现过她的小腿还有着优美的线条,今天是第一次听别人说她的小腿。
关于黄金分割的身材比例,更是前所未闻。
如果不是在游泳池里穿泳衣,是每人能看见她身材的比例的,也没人能看她的小腿,因为平时,她从来不穿裙子。
戴安超豆芽儿他们走来。
几个男生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怎么办,想看戴安又不敢看,把头扭向一边,装着不认识戴安的样子。
平日里,他们见惯了假小子一样的戴安,从来不把她当女生,只把她当铁哥们儿。
杜五年级的时候,他们几个和六年级的大男生争乒乓桌,大男生仗着他们个高,力气比他们大,硬是让她们丢进了男子汉的脸。
后来还是戴安挺身而出,才又让他们把男子汉的脸捡回来。
戴安根本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只觉得他们今天的样子特别傻,戴安就觉得好玩。
她一伸手,便拧住了豆芽儿的耳朵,她就喜欢玩这个——让男生跳芭蕾。
戴安有一米六八高,班上所有的同学都比她矮,豆芽儿足足比她矮了一头,她只要拧住豆芽儿的耳朵轻轻往上一提,豆芽儿就得踮起脚尖来跳芭蕾。
“哎呦,哎呦!”豆芽儿龇牙咧嘴,嘴巴歪到一边,“男女有别!男女有别!”以前也有这样的遭遇,豆芽儿叫得都是“哎呦,哎呦,戴安手下留情”,今天叫得模模糊糊,戴安听不清楚:“你说什么?”米老鼠代豆芽儿回答:“他说男女有别,你是女生,我们是男生。
”“废话,我知道你们是男生。
”戴安看兔巴哥一直闭着眼睛,就去拧他的耳朵,命令他把眼睛睁开。
“我不睁!”兔巴哥把眼睛闭得更紧了,“你去把衣服穿上我就睁!”戴安松了手,一低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有了好看的曲线。
(3)新闻主播罗莉娜这种害羞的感觉,在戴安身上还是第一次发生。
他放开兔巴哥,去更衣室换了衣服,仍旧是那件宽松的黑色T恤,仍旧是那条肥大的、有许多袋子和拉练的牛仔裤,胡乱的用毛巾携携剪成男式的短发,从更衣室里出来的戴安,又成了假小子戴安。
几个坏小子看戴安的目光还有些躲躲闪闪,飘乎不定,表情也是怪怪的,戴安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幸好这时,班上的新闻主播罗莉娜来了。
她一来,准有爆炸性的新闻。
“最新消息!”罗莉娜在池子边一张白色的圆桌旁边坐下来,“你们是不是不想听啊?”罗里那就是这臭德行。
每次她都要制造效果,故弄玄虚,但似乎没有今天这么牛气。
不过,她再怎么牛,他们都已经毕业了,今后也不再是同学,在新的消息对他们也没多大的吸引力。
“这个消息是关于米老师的,你们再不过来,我就走了!”罗莉娜真的要走。
米老鼠赶紧跑过去,低声下气的给他说尽了好话,罗莉娜总算留了下来。
米兰曾经做过他们的老师,是肥猫他们几个从肯德鸡店里找来的一个女大学生,那时候他们读六年级,还有一年就小学毕业了,米兰就教了他们一年,把他们教毕业,便离开了学校。
他的梦想是想做电视台的主持人,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梦想成真?听说了有米兰的消息,那几个披着浴巾的女生都跑过来,团团围住了罗莉娜,催他快讲。
“米兰还真的做了主持人,不过不是电视台的主持人,是电台的主持人。
你们知道什么是电台的主持人么?就是只听得见声音,看不见人。
”罗莉娜的话说多了,就有一半是废话。
比如刚才关于“什么是电台的主持人”的话,就属废话。
夏雪儿问:“你怎么知道的?”“昨天晚上,我妈妈带我去教育局,去打听我读中学的消息,坐在出租车上,我亲耳听见的。
”现在除了在车上,人们是很少听广播的。
“你怎么肯定就是米兰?““我听出来的。
天天听她上课,她的声音我还听不出来?”“那也不见得。
”戴安总喜欢和罗莉娜抬杠,“米兰的嗓音是经过训练的,很多主持人的嗓音跟她都很像。
”“我敢肯定她就是米兰。
”罗莉娜说,“我听的那个节目好像是一个谈心节目,好像是谈老师在处理学生的事情上,如果做错了,该不该向学生认错。
主持人说她曾经当过一年的老师,曾经也错怪过学生,接着她讲了那次‘死鱼事件’,错怪了肥猫,最后给肥猫道歉的事情。
”“是她,肯定是她!”肥猫一把抓住罗莉娜的胳膊,“快告诉我,她在哪里?”“该死的肥猫,你放开我!”肥猫放开罗莉娜,罗莉娜的胳膊上被肥猫捏出几道红印,肥猫赶紧向那里吹气,豆芽儿、米老鼠急于想知道米兰在哪里,也做出巴结的样子,给罗莉娜的胳膊吹气。
罗莉娜一边享受着几张嘴吹出来的气,吹在胳膊上痒酥酥的,一边说道:“在广播里只听得声音,看不见人,我怎么知道米兰在哪里?”肥猫他们立即停止吹气,对罗莉娜怒目而视,大有上当受骗的感觉。
(4)一条爆炸性新闻“我还有一个消息,这可是一个官方消息。
不过,我知道你们不会对这个消息感兴趣的。
”罗莉娜用的是反激法。
她知道她跟前的这几个男生都是身上长反骨,你说东,他偏向西。
果然,他们又眼巴巴望着她了。
罗莉娜非常满意她制造的这个效果,“吭吭”地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始说道:“有一个从国外来的人,要投资把白果林小学改制成股份制学校。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戴安又跟罗莉娜抬上杠了,“我们已经从白果林小学毕业了,马上要进中学了。
”“关系大着呢?”罗莉娜接的是戴安的话头,眼睛却不看戴安。
“改制后的白果林小学不再是一所小学,要建成一座有12个年级的学校,我们可以留在这里读七年级。
”戴安对这个消息还是持怀疑态度:“这么大一件事情,我们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你们都知道了,还能叫绝密消息吗?”罗莉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这个消息是教育局的局长亲口告诉我妈妈的,不信你们看,过几天学校就会把我们毕业班的家长召回去开会。
”肥猫他们几个以为真的又可以在一起了,所以都喜形于色。
自从毕业考试过去后,他们的心情一直很郁闷。
已经小学毕业了,米兰不再教他们已成定局,大家心里已经不是滋味儿,从一年级就是好哥们儿,好了六年,眼看就要散了,真是雪上加霜。
今天罗莉娜给他们带来的这个消息,无疑使他们有一种拨开乌云见太阳的感觉。
相比这几个男生,女生们的反应要复杂得多。
艾薇还在毕业考试之前,就考上了全市最好的重点中学;小魔女家里有的是钱,准备去读全市收费最高的寄宿学校;夏雪儿的作文多次获大奖,有一个年年出文科状元的重点中学准备录取她;戴安也因为是体育特长生,几个重点中学都争着要她。
豆芽儿举起一罐可乐,有些酸酸的:“来,为我们分道扬镰,干杯?”戴安一把挡开豆芽儿高高举起的可乐:“豆芽儿,你什么意思呀?”“没什么意思,你们几个呢,马上就要去读重点中学了,我们几个呢,还读白果林学校的七年级,到时候,我们再把米兰找回来教我们。
”戴安马上说:“如果米兰还能回来教我们,我肯定不走。
”夏雪儿、艾薇和小魔女她们也跟戴安一样,只要米兰能回来教她们,都可以放弃重点中学,留在白果林学校读七年级。
到哪里去找米兰呢?(5)寻找米兰肥猫迫不及待,马上就要去找米兰。
“你上哪儿找呀?”“我上肯德基店去找。
”肥猫说,“上次,我们就是在肯德基店里……”“肥猫!”豆芽儿大叫一声,肥猫这才意识到他说漏了嘴。
四个坏小于一直坚守着一个秘密,那就是他们和米兰的相遇。
夏雪儿可不放过肥猫:“肥猫,你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呢!”肥猫装傻:“我刚才说什么啦?”米老鼠又站出来帮腔:“肥猫是只长脂肪不长脑子,别理他?”夏雪儿可不这么看肥猫。
她跟肥猫同桌了几年,还不了解肥猫?他是那种面带蠢相,心里比谁都明白的人。
就是他那一身脂肪,也是智慧的脂肪。
肥猫的脑筋迅速来了个急转弯,他说要找米兰,只能沿着“电台”这条线索去找。
小魔女说全国有几百家电台,怎么找?“我觉得米兰应该还在本市。
”肥猫分析道,“罗莉娜是在出租车上听见米兰在主持节目,而出租车司机最喜欢听本市的交通台节目,所以,我们搜索的目标,应该锁定交通台。
”大家都觉得肥猫分析得合情合理。
“我们现在就去交通台找米兰。
”戴安说走就走。
有她在,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得听她的。
兔巴哥跟着走了几步,心里有句话还是憋不住:“我的生日怎么办?”大家这才想起,今天到游泳馆里来,是想给兔巴哥过一个别致的生日,就是那种不吃生日蛋糕,不唱生日歌,不落俗套的生日,这个生日是夏雪儿和艾薇精心策划的,还没开始,就这样散了。
“是你的生日重要,还是米兰重要?”豆芽儿和米老鼠几乎异口同声,兔巴哥无言以答。
一群人跟着戴安,一路小跑。
当然戴安不是小跑,她有两条长腿,迈开大步走,他们几个就得小跑。
“戴安?戴安!”肥猫喘着粗气,挂着一脸讨好人的笑,“前面就有一个公车站,我请客。
”肥猫的吝啬尽人皆知,每人一元的车票,加起来也有八元钱,这对肥猫来说,意味着两盒冰激凌或一个汉堡包,但他实在跑不动了,又惹不起戴安,只好出此下策。
乘车乘了三站路,下车就是电台大楼。
这是一座很气派的大楼,这个城市所有的电台都在这里面,其中包括交通台。
他们刚走到门前,就被手握钢枪的武警战士拦住了:“站住!”“我们进去找人,找一个叫米兰的主持人。
”武警战士一脸正气,都不拿眼睛看他们:“请出示你们的证件!”豆芽儿做天真状:“你看我们都是小孩儿,哪有证件呀?”武警战士终于低下眼睛,看了一眼豆芽儿,嘴角歪了一下,想笑,但最终还是忍住没有笑:“你们给主持人打个电话,让主持人下来接你们。
”豆芽儿装模作样地问肥猫:“米兰的电话是多少?”“我怎么知道?”没有一个人知道。
豆芽儿嘻皮笑脸,去跟武警战士套近乎:“你是人民的子弟兵,就是我们的亲哥哥。
哥哥,你就让你几个弟弟妹妹进去吧!”人民的子弟兵“大义灭亲”。
手握钢枪的武警战士,威严地挺挺胸,一字一顿说道:“请你们尽快离开这里。
”戴安转身就走,其他人紧跟着。
“戴安?戴安?你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豆芽儿还吹牛,“我再磨一会儿,他准让我们进去。
”戴安说:“你再磨一会儿,他准拿枪毙了你!”都笑起来,特别是肥猫,笑得一身的肥肉乱颤。
戴安说话就这样爽,让你一点退路都没有,这也是肥猫他们既怕戴安、又爱和戴安在一起的原因。
夏雪儿突然问罗莉娜:“你还记得昨晚在出租车上听到米兰的节目,准确的时间吗?”“不是七点,就是八点……要么是九点……”“罗莉娜,你也太没准儿了吧?”戴安真的是看不惯罗莉娜,“到底是几点钟?”夏雪儿怕戴安和罗莉娜打起口水仗来就没完没了。
她说:“我们就从晚上七点钟开始听交通台的节目吧,我知道这类谈心节目到最后,一般会开通听众热线,到时候,我们打电话进去……”“夏雪儿,我太崇拜你了!”米老鼠夸张地大叫。
只要是地球人,都知道米老鼠崇拜夏雪儿,因为他常常挂在嘴边。
其实肥猫是最崇拜夏雪儿的人,但他只在心里崇拜,从来不说出来。
肥猫说,他们家只有电视机,没有收音机。
这年头,有收音机的人家确实不多。
戴安说她小姨有一台收音机,每晚她都要听英语广播。
“那就去我家吧!”他们谁都没去过戴安家,戴安一看表,都快六点了,干脆带着他们,直接回了家。
第二章(6)一幢老房子同学6年,戴安从来没有把班上的同学往家里带过,连在学校跟她形影不离的艾薇,也从来没有到她家来过。
大家都不知道她家住哪里,不知道她爸爸妈妈是干什么的。
戴安的家在一条十分幽静的小街上。
街道虽然不宽,两旁却长着茂盛的法国梧桐,密密层层的梧桐树叶,蓬起一条长长的绿荫道,厚实得一点阳光都透不进来。
一走进这条街便凉爽了,光线也黯淡了许多。
戴安的家是一座独幢的小红楼,可以说十分残旧了,但在这个高楼林立的城市里,还保留着这样的街道,这样的小楼,真是一道难得的风景了。
院子不大,高高矮矮地栽着几棵石榴树,几棵栀子花树。
栀子花树上的花已经开过了,石榴树上却结着拳头大的石榴。
一看见吃的,肥猫就走不动路了。
“戴安,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们家还栽着石榴树?”戴安说:“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肥猫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戴安,我听说刚从树上摘下来的石榴特别好吃。
”戴安特别爽快地:“那你就去摘一个来吃吧!”肥猫就等戴安的这句话。
他踮起脚尖,从石榴树上摘下一个石榴来,用手掰开,里面的籽还是白的,可肥猫一见到吃的就会失去理智,就会奋不顾身。
只见他一口咬下去,戴安一阵大笑。
“啊——”肥猫大放悲声,一脸苦相,满嘴都是没有成熟的石榴籽。
“吃下去!吃下去!”戴安拧住肥猫的一只耳朵,“你不吃下去,我叫你跳‘芭蕾’。
”“戴大侠手下留情!又苦又涩,我吃不下去。
”“好,你不吃。
”戴安笑着,拧着肥猫的耳朵往上提,肥猫踮起脚尖,哎哟哎哟地叫。
“你吃不吃?”“我吃!我吃?”肥猫伸着脖子,硬把满嘴苦涩的石榴籽吞下肚去。
“戴安,你爸爸呢?”“我爸爸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这是戴安的妈妈告诉她的,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这么告诉她的。
罗莉娜最会察言观色,她发现戴安的表情,不是那么自然。
不写了,你自己买书去吧!就几十块钱~不知道后面还有呢,全点好不好

四.老年色情店杀人事件

“只准他们年轻人在花花世界玩,我们这些老家伙就等着做劈柴被烧?”

今天,我们要分享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十五元按摩店”的“技师”。
她是“出来卖的”。

杀了自己的一位客人,坐了牢,出狱之后,又成了“出来卖的”。

这不是一个关于风尘女子的浪漫传说,只是,在按摩店的屋檐下,不同的人生拥挤、交汇,共同面对生活的不易。

2018年二月,一个170开头的电话打进来。

通常这种虚拟号段的来电我都不会接,挂了三次之后,短信来了:“X律师,在忙吗?我是罗桂娇,还记得我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不嫌弃的话,等得空了告诉我一声。

我一下记起了她,赶忙回消息过去,说这几天随时都有空。
罗桂娇很快又打来电话,说马上就“下点”,约我一起吃晚饭。
我问她在哪里上班?她却支支吾吾,只说见面聊。

我清晰地听到那边有喘息的声音。

我们约好在一家西餐厅见面。
罗桂娇比我先到,选了一个靠窗的小包厢。
一见面,我先惊了一下。

我还清楚地记得2015年四月跟罗桂娇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那天,我去看守所会见她,她就笔直地坐在椅子上,头发蓬乱,皮肤蜡黄松弛,手背上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老年斑。

眼下的她比之前胖了些,脸圆了,乌黑的短直发,一件V领黑色连衣裙,套了丝袜的双腿并拢斜坐着,看起来竟比之前年轻了不少。

见我来了,她赶忙把烟掐灭,起身给我倒茶。

“罗姐最近气色好。

“比不了你们年轻人,还差几个月五十岁了,恐怕撑不了几年。

聊了两句,罗桂娇主动说自己还在做老本行:“去年一月从监狱出来,一直想联系你见面吃个饭,但是我走不开。

她说自己前段时间在医院照顾一个老头,是位老干部局的离休干部。
老头也没什么大病,就是一些医院为了营收,邀请他们过去住,每月医药费全报,还给返几千块钱。
老头在医院住了好些年,实在无聊,无意间就逛到罗桂娇她们的按摩店。

2014年,宁波一公园的小树林出现了针对老年人的色情服务。
一名散步的老人在向树林里窥探。
高小凡 / 视觉中国

从那以后,老头基本天天都去,每次都点罗桂娇。
罗桂娇说他今年八十三了,做不了什么,也就时不时摸她一下,大部分时间在唠唠叨叨——聊他十四岁就参加工作的壮举,反反复复讲了好多,其他人听得不耐烦,瞌睡连连,他就大发脾气——罗桂娇在监狱待过,有足够的耐心地听他说话,就这样讨了他的欢心。

一段时间后,他干脆让罗桂娇做他的全职保姆,五千块钱一个月,包吃住。
罗桂娇给他洗衣做饭,打理得干干净净。
开心的时候,老头还会额外塞给她钱,带她逛街买衣服。
说到这里,罗桂娇不好意思地笑了,可不一会儿却又红了眼眶,喃喃说:“老头是好人。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老头的子女们有天来医院探望他,才发现二人举止亲密。
子女们当即对老头发了脾气,骂他老不正经。
可老头脾气更倔,说你们不照顾我,还不许我找人照顾?

子女们气不过,只能骂罗桂娇:“还要脸的话,赶紧滚蛋。
”老头却一把拉过她:“小罗你别怕,我保护你,谁敢过来老子毙了他。

第二天,老头的子女们又跑来,应该是把罗桂娇的底细查了个底掉,在医院大骂她一个坐过牢的臭婊子,什么时候巧言令色改当骗子了。
老头还是满不在乎:“坐过牢又怎样!我现在跟坐牢没什么分别。

看着这家人的架势,罗桂娇不想再掺和进去,不顾老人的挽留,转身走了。

等她气消了,想起老头的好,再去医院看他时,才发现他已经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医生认得她,带她过去瞧了一眼,老头赤身裸体躺在里面,靠各种仪器管子吊着一口气,看着痛苦不堪、凄凉无比。

老头已经熬了五个多月了,医生说如果家属同意拔管,就是几分钟的事,但拔了管,每个月一万多块的工资也就没了。
有些家属是能拖就拖,甚至一拖三四年。

罗桂娇说:“这次找您,就是想问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老头解除痛苦?”

我摊手说,真是没有一点办法。
又问她怎么又做回这一行了:“难道上次还没有被吓怕?”

罗桂娇说她也没有办法:“蹲监狱那两年,确实比在外头的生活要容易得多。

蹲监狱之前,罗桂娇工作的地方在临近立交桥的一座三层老房子,右边与菜市场相连,桥下的人流量大,遛弯、下棋的,摆摊、兜售货物的,从清早闹腾到半夜。
市场里一排小店,唯独按摩店的招牌最醒目,六个红色粗体大字:“十五元按摩店”。

按摩店大多数客户也都是老年人,老板娘口头上对技师们说“不能和客人做出格的事”,其实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家店开了将近十年,收入是怎么来的,她很清楚。

“十五元按摩”不过是一个噱头,罗桂娇她们会告诉客人:很少有人选择十五元按摩的,太低档;四十块,才有私密的空间,虽然不过是用一些胶合板隔出的,但好赖属于独立的“房间”。

2013年,西安,警察在理发店隔间发现了涉嫌卖淫的男女。
女子辩称男子是交往一年多的男友,却说不出对方的名字。
视觉中国 / 图

技师们上钟轮排,罗桂娇的钟点最多,常有技师们在背后说她放荡,什么都肯做,自然留得住人,还有人说,“年纪那么大了,还能玩这么多花样”。

其实,按摩店里的技师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妇女,她们从不会说出自己的真实年龄,一般都只说三十多一点,也没什么人“放不开”,真正会按摩的也几乎没有,随便捏几下便会问客人,要不要“打个飞机”,然后就有人火急火燎地开始解皮带。
这事儿有的技师要加收五十,罗桂娇却不收,只有“做点”才收六十到一百不等。

有时胶合板两边的房间都吱吱嘎嘎响,她们却还要低声说,“这里是正规场所”。

有些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过来,但都不会常来。
罗桂娇对我说,老人的欲望不比年轻人弱,年轻时有时还能控制得住,挑人;等年纪大了,不管怎样都要忙活一阵,有的到楼下药店买个药也要跑来一趟,有的还带着一两岁的孙子来,小孩就丢在床头。

那天下午三点左右,肖佐龙来了,刚好轮到罗桂娇上钟。
刚开始肖佐龙还很老实,问罗桂娇多大年纪。
罗桂娇回答说三十六岁。

很快,肖佐龙一双干瘦的手开始在罗桂娇大腿上游离,罗桂娇便在他耳边轻声说:“要加钱的哦! ”

肖佐龙大声地回了声:“我知道!哪能不给钱!”

罗桂娇做出“嘘”的手势,让他躺好。

肖佐龙那时七十三岁,儿女拖家带口在省外打工,他一个人待在郊区家里无聊,看电视没五分钟准睡着。
想找个伴,可家里人都不支持,于是只得每天搭城乡公交来城区闲逛。

“只准他们年轻人在花花世界玩,我们这些老家伙就等着做劈柴被烧?”他拉住罗桂娇的手就往自己裤子里塞。

广西南宁市中心,经常有中年妇女在路边招揽老年客人“做生意”,分为“打飞机”、“快餐”、“打炮”等项目,价格在20元到50元不等。

一连加了两个钟,肖佐龙的身体都没什么反应,但说好的钱却一分不少地掏了出来。

罗桂娇替肖佐龙穿好鞋子,帮他打开玻璃门,望着他走下台阶时,罗桂娇觉得多少还有点对不住他,想跑下去退五十块让他打车,却迈不开腿,只大声说了句:“慢走啊,记住我是十八号,下次再来。

肖佐龙扬了扬手:“下次来找你就是,号子记不住呢!”

正月十五那天,当地街上人声鼎沸,天黑时分,四处都燃起了烟花。

这一天,按摩店又是罗桂娇和另外两个技师留守,电停了好久了,也没什么客人,在蜡烛底下,她们正商量着,待会是买炸好的能现吃的元宵,还是买汤圆来自己做甜酒冲蛋吃。

突然门外听见有人咳嗽,进而大声嚷嚷:“怎么乌漆嘛黑的?今天过节,怕是没得人吧!”

罗桂娇急忙出来相迎,借着手机的光,才看清是肖佐龙,手上还提着几斤苹果。

“老爷子今天怎么过来了,儿孙们肯放你出来?”

肖佐龙把苹果往柜台上一放:“你拿去分了吃!他们没空闲管我,初六就出去了。

罗桂娇掏出一个苹果,笑了笑说:“正好没吃饭。

“你也没吃饭?六点了,我也没吃,一起去吃个饭!”

“那你先去吃点东西再来?这会反正开不了空调,应该八点左右会来电,我在这等你。

“一块去!给你算钟就是,多大点事!” 肖佐龙说。

罗桂娇犹豫了一小会儿,还是有点怕:“要不晚点一起吃夜宵?我们平时是不能外出的……”

肖佐龙掏出一百块钱往罗桂娇手里塞:“走咯走咯,别跟我啰里啰嗦的!”

西安市环城公园出现了“陪聊服务”,一些中年女性摆上茶摊,陪老年人聊天。
贾军 / 视觉中国

罗桂娇打算就在楼下找个饭店撮一顿。
不曾想肖佐龙叫了的士,说外面的东西不好吃,他自己就是厨师,屋里没人,菜都是现成的,回去做给她吃。

换作平时,罗桂娇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的。
那天马路上的风很大,四周的烟花响个不停,店里一片漆黑,老头的眼神里又满是期盼,她便拉开了车门。

出租车开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才到,肖佐龙的家不远但有点偏僻,四周都是两三层的砖房,以及荒废的农田。

“就不怕周围的邻居说闲言碎语?”罗桂娇问。

肖佐龙掏出一串钥匙找了好久,一边开门一边念:“他们管得着?信了他们的鬼怕是没盐吃,你不知道,我们这里有几个老头,给一斤鸡蛋就被哄去参加什么科技公司一日游,游回来万把块钱没了,买了一大堆垃圾回来。
就这样还说我不长脑子。

进屋后,肖佐龙给罗桂娇倒了杯水,打开电视,将果盘端了过去,让她吃瓜子:“菜是现成的,一会儿就好。

罗桂娇看了一会电视,空调的暖风吹得她昏昏欲睡,靠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醒来时,发现餐桌上已摆了五六个菜了。

肖佐龙给她装了饭,自己倒了酒,不停地给罗桂娇夹菜,说都是自家的东西。
自从老公死后,罗桂娇就再没喝过酒,但那一刻,此情此景,竟有一种家的错觉。

吃完饭,肖佐龙给了罗桂娇一个红包,说今天应该行,之前太紧张,放不开。
还是刚碰到罗桂娇的私处,肖佐龙就结束了。
罗桂娇想起身,肖佐龙不肯,说还要再试一下,不让她走。

罗桂娇就一直推脱,说这么大年纪,不要勉强了,这样两个人都难受。

肖佐龙也不搭理,忽然一口死死咬住罗桂娇的乳头,右手在她身上又抓又捏。
罗桂娇痛得晕了头,双手拼命地拍打肖佐龙的头,肖佐龙还是不放手,情急之下,罗桂娇一个侧翻将肖佐龙踢下了沙发,这才长吁一口气,下身火辣辣地痛,乳头被咬出了血。

罗桂娇刚穿好衣服,一开始还在地上呻吟的肖佐龙就没了声息。
罗桂娇慌了,连忙打开门喊救命。

一些邻居听到后赶了过来,看到肖佐龙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其中一人按住罗桂娇,另一人用绳子将她捆了起来。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人义愤填膺,说又来了个婊子,打死她;还有人舀来厕所的水往她脸上浇。
直到救护车和警车相继赶来,这些羞辱才结束。

采取一系列的抢救措施后,医生最终宣告肖佐龙已不治身亡。
在场的人一听说肖佐龙死了,又跑过去殴打罗桂娇,说当场就可以撕了这个臭不要脸的。

警察见状迅速围在罗桂娇旁边,警告村民不可以轻举妄动,她的事情还没查清楚,不管是谁,伤害她都涉嫌违法犯罪。

法医鉴定,肖佐龙的直接死亡原因为颅脑损伤。
公安机关以“故意伤害罪”对罗桂娇进行刑事拘留。
而罗桂娇的伤情报告上则显示为阴道撕裂伤,一侧乳房部分缺失,两处轻伤。

第一次见到罗桂娇时,我根本没法将她和“失足妇女”联系在一起,她的样子,就像一个带孙子忙得心力交瘁的农村老妇。

会见期间,她的身子一直在发抖,我问她是生病了还是害怕?她摇了摇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进派出所不是一回两回了,以前都是关几天、罚点钱就算了,现在说我故意杀人,我不认。

我告诉她,看了案卷,如果罪名成立,量刑可能在七年以上。

她明显不高兴了,问是谁请的律师?花了多少钱?

我据实回答,说所里收了两万块,已经很优惠了。
是她一个叫吴姐的同事和“十五元按摩店”老板娘出的钱,她儿子签的委托书。

“请律师有什么用? ”

我不想和她争论这个事,岔开了话题,说特意安排在今天会见,是从她的身份信息上获知今天是她生日:“生日快乐”。

她愣了一下,语气平和了许多:“我们那边的人过阴历生日的,不过谢谢你,我儿子都从来没和我说过这句话,除了要钱,再也没和我亲近过,不过能怪谁?人生来就有还不完的债。

我见过她儿子,知道她儿子直至今日还非常恨她,但这会儿说这些不好。

罗桂娇见我没有接话,提高了声调,像突然想起了某件事、不及时说出来就会马上忘掉一样:“哦,还有啊,吴姐家里盖房子,她每个月的钱都寄回去了,还向我借了两千,她哪里来的钱?老板娘又是怎么一回事?”

说起这个我有点过意不去,当时吴姐来律所咨询,我们告诉她,一个刑事案件差不多三万块左右。
她讨价还价,说只有五千块。
我说五千块钱还不如免费代理了,她就一下眼里放光:“那就免费啊!”

恰好那时电话响起,我便走开了。

我回来的时候,她还在那里,说实在拿不出钱,而且罗桂娇只是她的一个“姐妹”:“我们这种‘姐妹’你应该知道,处了大半年搞不好都不知道真实姓名,出了门,谁也不认识谁。
我是看她人好,平常和她聊得来。
也找过他儿子,他横竖就是伸长了脖子说一分钱没有。

谈到罗桂娇,她说了很多,也流了不少眼泪。

了解事情的大概后,我问她:“老板娘有钱吗?平时对你们怎么样?”

她有点失望:“老板娘怎么说肯定比我们有钱,对我们不好也不坏吧,但她怎么可能出钱!”

我说那我过去看一下,其他的再说。

按摩店老板娘消瘦,黢黑,头发油腻。
我也没有过多寒暄,开门见山,问她能否帮忙垫付一下律师费,毕竟她是罗桂娇的老板。

老板娘没好气地说:“她在外头出的事,怎么要我出钱?这么多人,我管得过来吗?”

“如果是在你这里出的事,你现在就在里面了,组织、容留、引诱、强迫卖淫,法定量刑五年起。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你有关系照着,活动打点,也不是万把块钱的事,就当破财免灾。

老板娘没好气地说:“你在威胁我吗?”

“绝对没有,这个事情确实有这么棘手,也确实不干我事,我只是觉得你会帮她的。
”我说着就起身准备走。

旁边的技师们也说:“要不我们凑点吧!”

我没有停留,出了门又有点后悔。
只怪自己头脑发热,明明是个律师,却搞得像个黑社会老大一样来谈判,一阵害臊,恨不得往井盖底下钻。

第二天,吴姐又来了,带了钱,说老板娘刀子嘴豆腐心,不要其他同事凑,自己拿出一万块五来请律师。

但我却变卦了,不愿接这个案子了。
我给吴姐说,昨天的事情感觉自己做错了,让她换个律师。
吴姐就把钱往我抽屉里塞,说:“没错,没错,就你了,不换。
”然后一直看着我笑。

罗桂娇听到这里,眼眶就红了,说她从来没有乱讲店里的不好,不是有难言之隐,谁愿意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卖。
至于这个钱,有机会出去的话,她在银行存了十万的定期,一定要还的。

这个案子很快就变得有点复杂了——公诉机关似乎有意要将它作为“典型”来办。
他们以罗桂娇能预见到伤害结果的发生来定义“故意伤害”,就是说,罗桂娇应该知道自己能几拳捶死一位七十三岁的老人,也能一脚踢死他,而对于罗桂娇自身遭遇的暴力事实,他们置若罔闻。

再三考虑之后,我决定同样走“极端”,以“正当防卫”来做无罪辩护。
为此,特意征求了罗桂娇的意见,告诉她,在当前做无罪辩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作为被告人,对她的量刑可能会加重,而作为律师,我肯定会得罪人。

罗桂娇只说了一句:“听你的。

我忍不住多说一句:“以前有个类似的案件,被害人在发生性行为时过度兴奋,中间转换姿势,从床上跌了下去,颅内出血导致的死亡,没有证据证明女方动了手,最终依照《治安管理条例》因卖淫嫖娼处以女方十五日拘留。

罗桂娇说:“不,我踢了他,也捶了他的脑部。

“是的,你这个已成事实了,我只是感慨一下,被害人第二次与你发生性行为你是愿意的还是……”其实说完那个案件后我就后悔了,我怕她翻供对我自己不利。

可没想到罗桂娇一直都是那么直爽坦诚:“其实也不是不愿意,只是他太野蛮了,又没有能力。

“明天代表你去慰问一下被害人家属,如果对方提出赔偿,你能接受吧?”我试探地问了一下。

“太多了没有,儿子二十好几了,还没娶媳妇,如果没有一大笔钱,是没人嫁给他的,我宁愿自己多坐几年牢,给他留点钱。

罗桂娇的儿子叫魏元勇,1992年生。
我见他的时候,极力克制住了内心的不舒服——他的脸上手臂上遍布着疤痕,头部还有很大一块没有头发。

魏元勇的父亲在他刚好两岁的时候,去亲戚家吃酒,回来的时候失足跌落山崖身亡。
那段时间,罗桂娇魂不守舍,有一次她一只手抱着魏元勇,另一手打扫灶台,一个转身,不小心将魏元勇掉进了开水锅里。
罗桂娇一把将他抓起来,就看到孩子身上的皮肤大块大块地掉,像腐化了的烂布条,一碰就碎。
魏元勇嚎叫了几声后没了声音,全身百分之九十的面积都被烫伤了。

治疗费用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不少债务。
罗桂娇被公婆打断了一只手,被赶出了家门。

魏元勇从懂事起,就无比痛恨自己的母亲。
尽管罗桂娇每月都寄钱回来供他上学,每次回来对他都是哭着又抱又亲。

最初,罗桂娇在工厂打了五年工,没日没夜地干,手头一有点钱就寄回家。
三十一岁那年,在一个前同事的介绍下,罗桂娇进了夜总会当服务员,工资比在厂里高了一半,第三天上班,就被一个“大哥”拖到卫生间强奸了。

夜总会领班一个劲吹嘘对方如何有势力,让个把人消失就跟玩儿一样,劝她息事宁人,以后也有个照应。
罗桂娇得到了三百块钱的“营养费”,马上跑邮局寄了回去。

夜总会鱼龙混杂,她总是被男人趁机揩油,后来一想到儿子的伤疤,心一横,干脆放开了,赚的钱一下多了起来。

老家那边关于罗桂娇的风言风语早就传遍了十里八乡,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卖的”。
罗桂娇说自己在外头确实是“卖的”——她“卖”了十几年,在家里起了一座房子,送走了公婆,养大了儿子,还在接着“卖”,想给儿子存一笔钱让他去做整容手术,想给他娶老婆。

尽管罗桂娇沦落风尘很大原因是为了儿子,但魏元勇越长大,对罗桂娇的仇恨反而越来越深,打架斗殴、吃喝嫖赌。

我见到魏元勇那天,没有说让他试着原谅、试着和解之类的话,只是说,他该去看守所给他妈妈存点生活费进去,再买几件不带拉链的衣服。

魏元勇就两个字:“没钱。
”我说你妈每个月的工资一半打给了你,你总有个结余。

“就是没钱!她的死活与我无关!”魏元勇伸长了脖子看着我。

“既然你说她的死活与你无关,你就不要拿她的钱啊。
”我的语气很淡。

“那是她欠我的!如果她不把我丢锅里煮,我现在一分钱都不要她的!我现在女朋友都找不到,所有人看到我都像见了鬼一样,她不养我,我怎么活?”

大概,这个理由就像一个紧箍咒,能制服罗桂娇。

魏元勇告诉我,他现在的发泄口就是去赌去嫖:“这就是一报还一报,她从男人身上得到钱,我又从女人身上花出去,公平。

我没回,心里只想,如果罗桂娇听到了这些话该有多难过——或许她早就听过很多遍了。

后来,我又去了一趟肖佐龙的家。

关于他的事情,只要往他们村的那株大槐树下一站,就能听全。

在罗桂娇之前,肖佐龙认识了一个寡妇,四十出头,说要嫁给他。
肖佐龙不顾众人的反对,把家里的一千多斤稻谷全部运去给了她,又掏了两万多块钱做彩礼。
按照他的话说:“这么年轻的一个女人陪我吃饭睡觉,短十年命都没关系。

即便后来,那女人变卖了粮食,拿了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出租屋,他也坚决不报警,说:“如果在恋爱中花出去的钱还去报警要回来,这一辈子的老脸算掉地上了。

因为这件事,肖佐龙的儿女和他大吵了一架,说以后死活都不管他了。
肖佐龙就说,自己能吃能做,什么时候要他们管过。

肖佐龙的儿女从此真是几年都没回一趟家,一个电话也没有。

宁波一公园内,近10名中年女子在招揽“生意”,拉老人进树林。
高小凡 / 视觉中国

有人告诉我,肖佐龙他脾气火爆,但是为人豪爽,至于为什么要侵害那个失足女,他想不通:“之前有学校的老师带着小学生来关爱空巢老人,有个老不死的,小女孩讲故事给他听,他却把人家搂了过去,全身乱摸。
刚好被肖佐龙撞见了,一拳打掉了那人两颗牙。

“肖佐龙的老婆本来脑子就有点问题,在他三十多岁的时候就疯疯癫癫的了,跑到外面去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肖佐龙找了她蛮多年,一直都没有再娶,等到了七十岁的时候却突然这样了……”

那天见到肖佐龙的儿子,我说我是罗桂娇的代理律师,过来慰问一下他们,望他们节哀。

肖佐龙的儿子就说,家里出了这样的丑事,哀不哀的都放一边,主要是拿出诚意谈一下赔偿问题:“她出来‘卖’的,钱总不会缺。
我们这里很快要拆迁了,按人头算,老爷子怎么也值一百万。
你们拿出一百二十万,我就通知公安撤诉,她一天牢都不用坐。

我说这个是公诉案件,检察院接手的。

他说:“只要给钱,我保证给你们撤诉。

最终我放弃了取得他们谅解的想法,谈不下去了。

宣判的前一天,我躲进了“十五元按摩店”,让吴姐帮我按了两个钟。

她们的手法确实很烂,除了捏我的肉就是敲我的骨头。
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趣事,一位技师和客人发生了冲突,技师很凶,说打电话叫她男朋友来弄死客人。

过了半个小时,我就眼见着一位年近六旬的老人气喘吁吁地走了过来,两个老人面面相觑,在一起吹了好久的牛,都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有多狠。

尾声

最终,法院以过失伤人罪判处罗桂娇三年有期徒刑。
这个结果我很满意。

两年多的时间,魏元勇一次也没有去看过他的母亲,尽管罗桂娇的探视家属名单上第一个就是他。
第二个是我,我也没有去过。

“十五元按摩店”还在那里,改成了“二十元按摩店”。
罗桂娇把吴姐她们垫的钱还了,自己换了个地方做,却不肯告诉我在哪里。

我们在餐厅里聊了两个多小时,罗桂娇最后还在问我,老干局那个老头身上的管子,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拔掉。

我却在想,插在罗桂娇身上的管子什么时候才能拔掉呢?她也五十岁了,这二十年,每一天过得都不轻松。

题图 《酒神小姐》剧照 | 作者 蔡寞琰 | 编辑 沈燕妮

文章为网易看客经授权转载

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看客长期招募合作摄影师、线上作者,

后台回复关键词即可查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泰灵降 » 情降蜡烛_情降蜡烛的作用
分享到: 更多 (0)
泰国顶级降头术大师施降(可指定客户熟悉阿赞师)专注情降挽回服务!联系微信:1623177

做情降法事,恭请泰国佛牌

我们更专业联系我们
情降介绍 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