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降法师
十年品牌更专业

情降法事违法吗_情降法事后后悔了

泰国顶级降头术大师施降(可指定客户熟悉阿赞师)专注情降挽回服务!联系微信:1623177

情降法事违法吗,情降法事后后悔了

近期有许多读者小伙伴在找情降法事违法吗的问题,部分网友整理了以下几个方面来进行解答!大部分读者对情降法事后后悔了也很有兴趣,本站也对此问题进行了回复

一共分为以下四条解答

一.朱元璋的乞丐生活

朱元璋(1328年10月21日-1398年6月24日)中国明朝开国皇帝,汉族,姓朱,名元璋,原名重八[1],后更名兴宗,字国瑞,生于濠州钟离之东乡(今安徽省凤阳县小溪河镇燃灯寺村)。俗称洪武帝、朱洪武,谥高皇帝,庙号太祖。死后传位于嫡长孙朱允炆。民间传说朱元璋样貌丑陋,“七孔朝天”。原配夫人马秀英成为开国皇后,被后世称为“马大脚”。朱元璋出身平民,早年参与元末起义,打击元朝政权。先后击败了陈友谅、张士诚等其他起义军,统一南方,后北伐灭元,建立大一统的明皇朝。明太祖在位期间,勤于政务,例行节俭,立《大明律》,用严刑峻法管理百姓与官僚,禁止百姓自由迁徙,严厉打击官吏的贪污腐败,设立锦衣卫等特务机构,将开国功臣诛杀殆尽,使皇权发展到了巅峰,史称“洪武之治”。早年[编辑]朱元璋生于元朝元文宗天历元年(1328年)九月十八未时,排行第四,本名朱重八。父亲朱五四(后改为世珍),母亲陈氏。濠州钟离(今安徽省凤阳县)人,元天历元年(1328年),朱元璋出生于赤贫的农家。他在1328年10月21日生于濠州钟离县东乡(今安徽省凤阳县小溪河镇燃灯寺村),[2][3]朱元璋幼时甚贫困,并无法读书,曾为地主放牛。至正四年(1344年)淮北大旱,朱元璋的父、母、兄、姐先后去世,不得已而入皇觉寺当行童。入寺不到二个月,因荒年寺租难收,寺主封仓遣散众僧,朱元璋只得离乡为游方僧。[4][5]朱元璋当了游方僧四年,至正八年(1348年)返回皇觉寺。起义[编辑]参见:元末民变元至正十二年(1352年),身在皇觉寺多年的朱元璋受好友汤和来信劝说,到濠州投靠郭子兴,参加红巾军。由于指挥有方,不久便成为郭子兴身旁一名亲兵[6],也逐渐读书识字,并娶郭子兴养女马秀英(即后来的马皇后)。后来朱元璋见郭子兴与其他濠州红巾军领袖如孙德崖、赵均用不和,屡有冲突,朱元璋不愿涉及濠州内斗,故主动要求返家乡招募新兵,徐达、汤和等朱元璋儿时好友在此刻前来投军,不久朱元璋的部队已有结集了数千人。[7]次年,朱元璋部队攻下滁州,成为他首个据点,同时也在攻占滁州期间,李善长加入朱元璋部队,成为他一个重要幕僚。此时,濠州的郭子兴被孙德崖及赵均用迫走,前来滁州投靠朱元璋,由于朱元璋名义上仍是郭子兴部下,朱元璋乃将滁州兵权交了郭子兴[8]。至正十四年,张士诚据高邮,自称为诚王,十五年,元朝丞相脱脱率军进攻高邮,分兵攻六合,六合乃滁州屏障,故朱元璋领兵援六合,但脱脱被诬陷而被迫交出兵权,元军不战自溃,滁州也转危为安。朱元璋见滁州地小,建议进攻长江北岸的和州[9]。朱元璋攻下和州不久,郭子兴病故,郭子兴长子郭天叙被立为都元帅,朱元璋与郭子兴妻弟张天祐为副元帅,遥奉韩林儿的大宋龙凤政权。[10]同年夏,常遇春、廖永安、俞通海归附朱元璋,使得其军着手渡江攻入采石、鸠州,并计划攻取集庆(今南京)。此时,元军降将陈野先愿协助红巾军攻集庆,郭天叙与张天祐感军功不及朱元璋,故决定在陈野先引领下,亲自领军攻打集庆,朱元璋闻陈野先只是诈降,实早已与集庆元军合谋对付攻城的红巾军,但朱元璋欲借元军之手除掉郭天叙与张天祐二人,故任由郭天叙等人攻城,结果红巾军攻集庆时陈野先叛变,郭、张二人被杀,陈野先也死于乱军中。郭天叙与张天祐死后,朱元璋成为都元帅,尽领郭子兴旧部。[11]至正十六年(1356年),朱元璋领军再次攻打集庆,结果集庆被朱元璋部队一举攻陷,朱元璋将这里作为自己的根据地,并改名为应天府[12]。至此,朱元璋以应天府为中心,与元朝军队、张士诚、徐寿辉等部形成犬牙交错之势。一统江南[编辑]参见:鄱阳湖之战朱元璋采取朱升“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建议,采取稳健的进攻措施;得大富商沈万三资助,并且遵照刘伯温“先汉后周”之策略,着手对江南各势力进行对抗。至正十六年,朱元璋遣徐达攻占镇江、邓愈克广德,授“吴国公”,置江南行中书省[13]。次年,耿炳文克长兴,徐达克常州,而朱元璋亲自率众攻取宁国。随后赵继祖克江阴、徐达克常熟。胡大海克徽州、常遇春克池州,缪大亨克扬州[14]。至正十八年,朱元璋亲取婺州[15]。明年,朱元璋陆续攻占浙东余下各地,常遇春克衢州、胡大海克处州,至此朱元璋部控制江左、浙右各地,向西与陈友谅部相邻[16]。至正二十年,陈友谅攻陷鸠州,随后弑主徐寿辉、称帝建国,国号汉,与张士诚合攻应天府。朱元璋采用“围魏救赵”之策,命胡大海进攻信州,促使陈友谅班师救援,并在龙湾设伏。随后朱元璋收复鸠州、安庆等地,而离间计,致使张士诚按兵不动[17]。至正二十一年,朱元璋改枢密院为大都督府,重新整理军制。北结察罕帖木儿、密通方国珍,而与正面的陈友谅部进行会战。同年攻克安庆、江州、南康、建昌、抚州等地。次年,占领龙兴,改洪都府(今江西南昌)[18]。至正二十三年,陈友谅率六十万水军进攻洪都,朱元璋亲率二十万部队驰援,双方在鄱阳湖交战,史称“鄱阳湖之战”。陈友谅自恃巨舰出战,采用炮攻,朱元璋险些负伤被擒。随后,朱元璋利用东北风而改用火攻,致使陈友谅部大量受损。之后朱元璋利用鄱阳湖水位降低便于小舟活动,改为分兵水路围攻陈友谅。陈友谅中箭身亡,汉军溃败。随后朱元璋围攻武昌,并尽占湖北各地[19]。次年,朱元璋自立为吴王,以李善长为右相国,徐达为左相国,常遇春、俞通海为平章政事,立子朱标为世子。次月再次亲征武昌,陈友谅之子陈理举降。随后吴军相继攻克庐州、吉安、衡州[20]。至正二十五年,吴军继续攻占宝庆、赣州、浦城、襄阳,同年冬,下令讨张士诚[21]。次年,吴军再次攻破湖州、杭州[22]。再一年,徐达克平江,张士诚被俘,至此朱元璋一统江南[23]。南征北伐[编辑]主条目:明太祖北伐至正二十七年,朱元璋命汤和为征南将军,讨伐割据浙东多年的方国珍[24]。随后制定北伐战略:先攻取山东,其次进攻河南,再次攻占陕西潼关,最后再进军元大都[25]。随后命徐达为征虏大将军,常遇春为副将军,帅师二十五万,由淮河进入,北取中原。并命胡廷瑞为征南将军,何文辉为副将军,进攻福建。同年,方国珍投降,徐达攻破山东济南,胡廷瑞下邵武,汤和、廖永忠由海道攻克福建福州[26]。北伐一直持续到洪武年间,徐达、常遇春随后攻占整个河南、山西,最终直取燕京汗八里。建立明皇朝[编辑]参见:洪武之治、明朝中书省、锦衣卫及明初四大案明太祖朱元璋着衮龙袍半身像孝慈高皇后马氏着大衫半身像至正二十八年正月初四(1368年1月23日),朱元璋在应天府称帝,建国号明,年号洪武。以应天为“南京”,开封为“北京”。同年八月初二(9月14日),大将徐达攻克元大都,元朝覆亡。由于幼年对于元末吏治痛苦记忆,明太祖即位后一方面减轻农民负担,恢复社会的经济生产,改革元朝留下的糟糕吏治,惩治贪污的官吏,社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史称洪武之治。明太祖确立了里甲制,配合赋役黄册户籍登记簿册和鱼鳞图册的施行,落实赋税劳役的征收及地方治安的维持。朱元璋手迹朱元璋平定天下后,大封诸将为公侯。初封六公,其中以五大将、一大臣为开国元勋。分别为:韩国公李善长、魏国公徐达、郑国公常遇春、曹国公李文忠、宋国公冯胜、卫国公邓愈。而后又追封胡大海为越国公、战死的丁德兴为济国公,汤和为信国公、冯国用封郢国公。次年,明太祖于鸡鸣山立功臣庙,六月初三日庙成[27],朱元璋亲定功臣位次,以徐达为首,次常遇春、李文忠、邓愈、汤和、沐英、胡大海、冯国用、赵德胜、耿再成、华高、丁德兴、俞通海、张德胜、吴良、吴桢、曹良臣、康茂才、吴复、茅成、孙兴祖凡二十一人。死者像祀,生者虚位。又以廖永安、俞通海、张德胜、桑世杰、耿再成、胡大海、丁德兴七人配享太庙。此位序屡经删汰,已非洪武二年所定名单位次。随后,朱元璋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洪武三年(1370年),杀中书左丞杨宪。洪武四年七月十一(1371年8月21日),傅友德攻克成都,明朝平定四川。洪武五年四月二十三日(1372年5月26日),廖永忠率明军平定广西,洪武五年六月初三(1372年7月3日),傅友德大败元军,明朝平定甘肃。洪武六年(1373年),朱元璋鉴于开国元勋多倚功犯法,虐暴乡闾,特命工部制造铁榜,铸上申戒公侯的条令,类似战国时代的“铸刑鼎”。洪武八年(1375年),德庆侯廖永忠因僭用龙凤诸不法事,赐死。洪武十二年(1379年),贬右丞相汪广洋于广南,旋赐死。洪武十三年(1380年),胡惟庸案发,左丞相胡惟庸被诛,朱元璋罢中书省,分中书省之权归于六部,直接归皇帝掌管[28]。洪武十五年(1382年),设立锦衣卫,加强明朝特务统治。1382年1月6日,明军在云南昆明附近大败元朝军队,元朝梁王自杀,1382年4月7日,蓝玉、沐英攻克大理,段氏投降,明朝平定云南。洪武十八年(1385年),郭桓案发,由于涉案人员甚多,朱元璋将六部左右侍郎以下官员皆处死,各省官吏死于狱中达数万人以上。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李善长的家奴卢仲谦告发李善长与胡惟庸往来勾结,以“狐疑观望怀两端,大逆不道”见诛,接续又诛杀陆仲亨与唐胜宗、费聚、赵雄三名侯爵,株连被杀的功臣及其家属共计达三万余人,连“浙东四先生”(刘基、宋濂、章溢、叶琛)亦不能免,并颁布《昭示奸党录》。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蓝玉被锦衣卫指挥蒋瓛诬告谋反,史称“蓝玉案”。此案牵连到十三侯、二伯,连坐族诛达一万五千人,明朝建国功臣因此案几乎全亡。此时朱元璋又颁布《逆臣录》,诏示一公、十三侯、二伯[29]。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朱元璋杀江夏侯周德兴,以及杀颖国公傅友德,在捕鱼儿海战役中立功的定远侯王弼亦被赐死[30]。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开国六公爵最后一位仅存者冯胜被杀[31]。至此,明朝的开国功臣几乎被杀尽,开国六公爵除了徐达、邓愈及汤和外无一善终。在处理内政同时,朱元璋亦多次筹划北伐蒙古以保障北方边塞的安宁,大胜。并曾成功在甘肃击败王保保(1372年)、在东北逼降纳哈出(1387年)、在蒙古高原几乎活捉元主脱古思帖木儿[32](1388年)。同时朱元璋进军辽东,使朝鲜等归顺[33](1388年)。

二.洪武的大事年表

至正二十八年正月初四(1368年1月23日),朱元璋在应天府登基即位,建国号大明,年号洪武,是为“明太祖”。以应天为“南京”,开封为“北京”。同年八月初二(9月14日),大将徐达攻克大都,元朝覆亡。

洪武三年(1370年),杀中书左丞杨宪。洪武四年七月十一(1371年8月21日),傅友德攻克成都,明朝平定四川。

洪武五年四月二十三日(1372年5月26日),廖永忠率明军平定广西,洪武五年六月初三(1372年7月3日),傅友德大败元军,明朝平定甘肃。

洪武六年(1373年),太祖鉴于开国元勋多倚功犯法,虐暴乡闾,特命工部制造铁榜,铸上申戒公侯的条令,类似战国时代的“铸刑鼎”。

洪武八年(1375年),德庆侯廖永忠因僭用龙凤诸不法事,赐死。洪武十二年(1379年),贬右丞相汪广洋于广南,旋赐死。

洪武十三年(1380年),胡惟庸案发,左丞相胡惟庸被诛,太祖罢中书省,分中书省之权归于六部,直接归皇帝掌管。

洪武十五年(1382年),设立锦衣卫,加强明朝特务统治。1382年1月6日,明军在云南昆明附近大败元朝军队,元梁王自杀,1382年4月7日,蓝玉、沐英攻克大理,段氏投降,明朝平定云南。

洪武十八年(1385年),郭桓案发,由于涉案人员甚多,太祖将六部左右侍郎以下官员皆处死,各省官吏死于狱中达数万人以上。

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李善长的家奴卢仲谦告发李善长与胡惟庸往来勾结,以“狐疑观望怀两端,大逆不道”见诛。

接续又诛杀陆仲亨与唐胜宗、费聚、赵庸三名侯爵,株连被杀的功臣及其家属共计达三万余人,连“浙东四先生”(刘基、宋濂、章溢、叶琛)亦不能免,并颁布《昭示奸党录》。

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蓝玉被锦衣卫指挥蒋??密告谋反,史称“蓝玉案”。此案牵连到十三侯、二伯,连坐族诛达一万五千人,明朝建国功臣因此案几乎全亡。此时太祖又颁布《逆臣录》,诏示一公、十三侯、二伯。

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太祖杀江夏侯周德兴以及颖国公傅友德,在捕鱼儿海战役中立功的定远侯王弼亦被赐死。

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开国六公爵最后一位仅存者冯胜被杀。

洪武三十一年闰五月初十日(1398年6月24日),朱元璋崩逝于南京皇宫内,享寿七十岁,在位三十一年。与已故的妻子马皇后两人一起长眠于南京紫金山明孝陵。

情降法事违法吗_情降法事后后悔了插图

扩展资料:

本来朱元璋识字不多,但在以前出家栖身寺庙那几年,他呆着没事看了许多经书。如此几年下来,也算是一个粗通文墨之人。当他率军攻入张士诚老巢——苏州城时,就颁布一道命令,严厉禁止烧杀抢掠,胡作非为。

他的军队进入苏州时,所到之处,还真是做到了秋毫无犯。这种行为自然为他赢得了不错的口碑。人们都在争相传诵,在这个乱世中,不仅还有一位出身农民的起义领袖。他手下的士兵,个个也都是南京路上好八连。

其手下神机妙算的谋士刘伯温,为朱元璋平定天下,自然立功不少。有一次,朱元璋制定了详细的作战方案,准备去攻打陈友谅。但性格率直的刘伯温,却针对这个方案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虽然朱元璋没有采纳他的建议,但那次战事还是取得了胜利。

不过,得胜回来的朱元璋却对刘伯温这样说,还是你提醒的对,否则要是我在攻打陈友谅时,张士诚趁机从后面作乱,场面还真不好收拾。

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都发生在朱元璋没有平定天下之前。这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位领头的大哥可真是带样,不仅虚怀若谷,更能做么善解人意,安抚人心。

但在朱元璋即位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大明初定的时候,急需要各方面的建设人才。朱元璋为此下旨,要求各地有才干的人,必须出来为他做事。

凡有不从者,不论基于什么样的理由,全部杀无赦。那时候,因为不愿在他手下当官,或者受到猜疑的文化人,都会变成他的刀下之鬼。比如曾经名噪一时的“吴中四杰”。

让人感慨的还并不是这些屈死的冤魂。那些当年跟随朱元璋一同打天下的所有战友和兄弟,在后来基本上全部受到了他的清洗和屠杀。比如胡惟庸、徐达,还比如李善长和刘伯温。不仅如此,在朱元璋无端的猜疑下,因为他们每个人受到牵连而被诛杀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蓝玉,是开国将领常遇春妻子的弟弟,长年在外征战。常遇春早死之后,他更是为大明的江山立下不世功勋。但即便这样,他一样也会以谋反的罪名被加以杀害。而因为他受到牵连且被屠杀的有名有姓的人,就多达3万余人。

这些人的名字,在《昭示奸党录》都有一一的记载和收录。即使从17岁就开始跟着朱元璋南征北战的陆仲享将军,最后也一样未能幸免于外。

好事的后人,对朱元璋后期那种无情的大开杀戒,找到了一个他本人具有猜疑迫害妄想症的理由。但真实的原因恐怕不在于此。因为他喜爱的皇太子朱标,身体和性格都比较孱弱。

朱元璋害怕自己去世后,朱标降不住这些功劳大大的开国者,从而使大明的皇位受到威胁。说到底,这仍然是一个事关权势的问题。但人算不如天算,朱标在没有来得及接过他手中的权杖前就早早因病死去。

无奈之下,朱元璋临终前,只好选皇太孙,也就是朱标的儿子朱允炆接替自己的位置。他本以为自己已经为下一个继任者,扫清了所有执政的障碍。但更大的悲剧,却会在他尸骨未寒时又徐徐上演。

事实上,由他开始的这种疯狂杀戮,就像是顽固的阴魂一样,始终笼罩在大明长达276年的万里江山,且经久不散。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朱元璋

三.古代官员侵占百姓田地的判例、案例有哪些卑幼在外自娶妻的判例、案例有哪些

在这里我们梳理历朝历代典型的判例制度,期待从中找到应有的价值规律。2.1
萌芽阶段——从夏到秦从夏到秦朝建立前,是我国判例的萌芽阶段。2.1.1先秦——孕育阶段在神权法思想主宰的夏商时代,没有判例的明确记载。统治者把自己的统治说成是上天的意志,并且在司法实践中进行繁琐的占卜,但是伴随着法律实践和经验的积累,开始出现“有咎比于罚”的原则,即对于犯罪按照以往对同类犯罪进行处罚的先例来处理。这样就产生了一系列判例和故事1(武树臣:《中国法律传统文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168页。)周灭商后,获取了夏商的很多判例和故事,并在司法实践中运用。史书称“先服殷御事,比介于我有周御事”(尚书·诏诰)。意思是说,先参考殷人的判例故事进行裁判,从而形成我周朝的判例故事。此处的“御事”指的就是判例。这说明当时已经有了明确的判例。值得称道的是,周人不仅继承了殷人的故事和判例,并且创造了“议事以制,不为刑辟”的法律制度。意思是指:选择合适的判例故事来裁判案件,不预先制定包括什么行为是违法犯罪又当处以何种刑罚的成文法典。这说明当时已经开始有使用先例的习惯。由于司法官时常将判例筹在鼎上,这对于我们研究周朝的判例提供了大量的史料。“议事以制,不为刑辟”是周人宗法贵族体制下的必然产物。在贵族政体下,各诸侯不仅具有相当独立的一系列权力,而且还保持着各自民族的历史的以及文化的传统。宗法血缘链条决定着权力再分配的方向,各级贵族官吏(包括法官)世卿世禄子承父业代代相传。这就造成了当时法律活动的基本特征:地域上的多样性与时间上的连续性,使“前车后辄”“遵循先例”成为立法司法的主要原则。而且,法官通其他官员一样是世袭的。敬祖孝宗的观念,必然导致遵循先辈故事的传统。(武树臣:《中国法律传统文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73页208页)战国时期,伴随着《法经》的颁布和法家思想的崛起,成文法逐渐占据主导地位。但是判例并未消失,它对当时的成文法起着辅助作用。(法学杂志
2008年2期 杨思斌 121)这一时期关于法律样式的专门研究也出现了,苟子就曾说:”有法者以法行,无法者以类举,听之尽也”
。此处的“类”就是司法审判所遵循的判例和原则。总的来说,西周时期的判例还处于萌芽状态,判例地位的正式化还是秦王朝建立后实行“廷行事”的事情。2.1.2秦朝——判例的雏形时期秦朝,我们着重研究“廷行事”。秦始皇“专任刑罚,躬操文墨,昼断狱,自程诀事,”(汉书·刑法志)这些事即“廷行事”。根据史料分析,秦律《法律问答》中有多处以廷行事断狱。这说明以例断狱在秦代已经为法律所肯定,也说明秦代已经把司法机关的判例作为司法实践中除律文之外可援引的审判依据了。(曾宪义:《中国法制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60页在秦代,廷行事是一种重要的法律形式。《睡虎地秦墓竹简》作为可靠的秦代法律历史资料,记载了当时不仅制订了相当完备的法典法,而且在司法实践中广泛实行援用判例,即廷行事或者行事作为依据的制度
。秦律中的《法律答问》经常提到运用“廷行事”作为定罪量型的标准,成了一种起辅助作用的判例法。这说明以例断狱在秦代时已经为法律所肯定,也说明秦代已把司法机关的判例作为司法实践中除律文之外可资援引的审判依据了。自此,判例在中国传统法律体系中的地位开始走向正式化。从《睡虎地秦墓竹简》看来,“廷行事”在司法审判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弥补法律文件的不足,有可以修改法律文件具有灵活性的特点。例如,“求盗追捕罪人,罪人格杀求盗,问杀人者为贼杀人,且斗杀?斗杀人,“廷行事无贼,”(《睡虎地秦墓竹简》文物出版社1978年,167页)。在成文法支配一切的秦朝,“廷行事”(即判例)更以成文法的补充地位成为法官审判量刑的参照物。可见,以轻罪重罚法网严密著称的秦王朝,也不能阻断判例的成长。当时,知不知“廷行事”,也同明不明“法律令”一样,成为区分官员好坏的标准。(武树臣:《中国法律传统文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417页
)由此可见,以律为主,以判例等其他法律形式相互补充,是秦立法成就的一个重要方面。这一做法被后世大多数统治者所继承,从而形成中国古代立法的一大传统。2.2
发展嬗变阶段——汉至唐2.2.1汉代“决事比”和“春秋决狱”:判例的重大突破西汉时期,判例制度获得了重大发展,出现了一种可以用来比照断案的典型判例,叫做“决事比”。《汉书·刑法志》记载:“廷尉所不能决,谨具为奏,傅所当比律令以闻”。廷尉是当时最高司法官,不仅引用决事比,而且经常编著决事比。比的产生,根据颜师古注《汉书刑法志》的说法:“比,以例相比况也。”可见比产生于案例,它具有很强的灵活性和针对性。“决事比”的发展使汉代的判例得到了重大突破,其发展规模大大超过了秦代。整个两汉时期,引用判例来作为断案的法律依据,成为通常的做法。两汉的统治前后四百年,在此期间积累了大量的判例,其中又分为一般的“决事比”、“死罪决事比”、“
辞讼比”以及“春秋决事比”等等。““死罪决事比”是单指判处死刑的判例;“
辞讼比”是有关婚姻以及其他民事纠纷的判例;“春秋决事比”则是援用儒家经典著作《春秋》审判案件的判例。西汉中期以后,引经断狱之风盛行,司法官在遇到疑难案件而成文法律没有规定时,便求教于儒家经典中的古老判例、故事和原则进行裁判。如延尉张汤曾请教董仲舒,董氏即作《春秋决狱》二百三十二事。经“春秋决狱”而形成的主要法律观点与原则,不仅弥补了律文的不足,而且影响了以后修律。然而,汉代决事比并非唯一的判例形式。汉承秦制,汉代决事比的发展,明显是历史沿袭的产物,其发展规模渊源超过秦代。由于援用判例来审判案件有利于统治者进行司法镇压,汉代可以作为比附的案件,更是不可胜数。《汉书·刑法志》记载,汉代仅““死罪决事比万三千四百七十二事”,可见其规模之大。到了东汉,决事比又有所增加。东汉末年,决事比又被整理汇编,内容上更加全面广泛
。(陈光中谢正权《关于我国建立判例制度问题的思考》,《中国法学》1989年2期)2.2.2魏晋至唐初“比附断事”:判例的沿袭这一时期“比”仍然是当时重要的法律形式之一。但是这一时期故事的创制与使用使得判例有了很大程度的发展。这一时期的故事包括制书、诏诰、先例和司法审判的案例。此时故事成为一种与律令并行的成例。东汉的故事编辑成书的有《建武故事》、《律令故事》等。晋时“创制朝仪,广陈刑政,朝廷多遵用之,以为故事”。(晋书·裴秀传)贾充等“撰律令,兼删定当时制诏之条,为《故事》三十卷,与律令同行”。
魏晋时期,例开始出现。《晋律》改旧律中的刑名为刑名、法例, 又规定:“若无正文,
依附名例断之”。此处“名例”具有判例的因素;名例虽不是判例,仅是定罪量刑的原则,但它是后来的例产生的根据。从某种意义而言,汉晋之决事比、故事就是后来的“例”。到了隋朝和初唐,例已经作为判例开始在司法中发挥作用。唐初,司法实践中仍沿用以例判案的做法。2.2.3唐朝中晚期“废例而类推”:判例的规范化这一时期唐高宗出台《唐律疏议》,成文法比较完备,对例的适用严格加以限制。但是,《唐律疏议·名例篇》规定的“诸断罪而无正条,其应出罪者,则举重以明轻;其应入罪者,则举轻以明重”作为一般的法律适用原则即在法律无明文规定情况下,可以有条件地适用类推和以前批准的判例,实际上表明判例仍然在起作用。从唐高宗开始,唐代废止了“例”,高宗从重视制定法的立场出发,禁止援用《法例》,但审判中援引先例的事仍时有发生,所汇编的先例也是法学教育的重要内容。可以说,在唐代,判例制度逐渐走向规范化,即在唐代,律令格式是完全的法源,相对于此,判例居于附带种种限制的第二位法源的位置。(日冈野诚《唐律疏议中的例字之用法》载《法律史论集》3、4卷)“2.3
成熟阶段——宋元时期2.3.1宋初“法所不载,然后用例”:判例的限制使用宋代的立法活动非常频繁。不仅编敕是宋代最重要最有特色的立法活动,而且“比附断事”“以例为据”,在宋代也有了长足的发展。宋代的“例”数量之多范围之广,法律地位之高,都大大超过唐代,对元明清“例”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宋代的例有三种:一是“条例”即皇帝发布的特旨;二是“断例”,即审判案件的成例;三是“指挥”即中央官署对下级官署下达的指令。宋初,出于历史考虑和《行统》的规定,而且有宣赦的不断增加和广泛使用,所以用例尚少。加上宋代法律明确规定“法所不载,然后用例”,所以在北宋前期的司法审判中,例只是制定法的一种补充形式,无论是“举明议罪”,还是“用例”,都是以“法所不载”为前提。2.3.2宋朝中后期“引例破法”:判例的广泛运用随着宋代社会形势的发展和政治经济需求的扩大,“例”的适用范围越来越宽,作用越来越大,地位也越来越高。更何况,“例”这种法律形式确实有其优势。宋神宗时,又出现“引例破法”的现象。北宋末年,由于宋徽宗广泛推行御笔断罪,使得法外用例造成的法治紊乱非常突出。虽然多次降诏不准弃法用例,但是收效甚微。南宋时,由于“指挥姿势成例”,“例”的数量大大增加。虽然有官员奏请,朝廷多次申明“一时指挥不可为常法”,但兴用指挥,引例断案的情况愈演愈烈。宋孝宗时已经形成了国家“以例为要”,官吏“非例无行”的局面。这种状况严重削弱了敕令的实际效果。《庆元条法事类》中明确规定:诸敕令无例者从律,律无例及例不同者从敕令。从这条规定看。例已经优先于敕令使用。当然,法律体系此时就无章法可循了。“例“不仅在司法领域异军突起,在立法层面也是后起之秀。当时,例可以经过立法渠道成为律条或者敕令,也可以单独成书,如《绍兴刑名疑难断例》、《乾道新编特旨断例》、《开禧刑名断例》等。这些都是经过斟酌形成的原始判例。可见此时例在司法活动中的地位之高。2.3.3元代“有例可援,无法可守“:判例地位的突出蒙古人作为元朝统治者非常注重判例的作用。元代的判例在编例形式上发生了变化,即采用诏制、条格、断例混合编制的形式,而没有继承汉民族原有的法律体系。也就是说,元代没有单纯的成文法典,取而代之以符合蒙古习惯的令、格、制、敕、例等,而是以诏旨和断例杂而为法。这对明清时期律例合编的法律形式的产生有着深远影响。以元朝的《至正条格》为例,条格有一千七百条,断例一千零五十九条,占总条数(两千九百零五条)的百分之九十还多。(张晋藩:《中国法制史》,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270页)判例成为官吏裁决案件的重要依据。此外,元朝的各级官吏收集和编例的风气也很盛行,甚至出现了“有例可援,无法可守”的状况。2.4
完善阶段——明清时期封建社会到了明代,判例的地位进一步提高,作用也进一步增强。2.4.1明代“以例辅律,律例并行”:渐趋完备明朝的例源于断案依据的判例,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例不断增加并且成为正文律的附注。明代对判例的运用时独创性的。其一,在律例关系上,由明初的“以例辅律”发展到后来的“律例并行”,表明判例地位的不断提高,以至于开创了“律例合编”的新模式。具体而言自1482年起,例可以破律,1500年制定《问刑条例》后,条例具有永久性法律效力,形成了“律例并行”的格局。随着条例在司法中地位的进一步提高,1585年制定《大明律附例》,律为正文,条例为附录,也就是“律例合编”。律和例在具体案件中的使用,例不仅优先于律,而且得到了法律上的明确认可。(董冒云:《比较法律文化:法典法与判例法》,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161页);其二,出现了《明大诰》这样的御制判例集,表明我国古代判例已经相当发达。从内容上看,《明大诰》基本上是官民犯罪尤其是朱元璋对臣民法外用刑的典型案例汇编,司法官吏断案必须参照援引大诰中采编的判例为依据,并且其效力优先于法典。虽然,朱元璋死后,《明大诰》成为具文,但是它重视判例的精髓被后朝继承。2.4.2清代“律例合编,以例破律”:判例制度达到顶峰清代继承了明代的律例,判例的地位更加重要,发展更加成熟,达到了古代判例发展史的顶峰。清朝不仅保留了明代的立法模式,并且确立了一系列规范判例形成的制度。首先,清代确立了因案生例的制度,使判例的使用基本上实现了规范化要求。所谓因案生例,是指司法官在其审判中,针对具体案件的裁判,认为应该通过该案总结创制出特定法律规范时,便在判词中附请定例。这种例在适用上优先于律,以“有例则不用律”(清史稿
·刑法一)为原则。其次,为了保证判例的规范化使用,防止判例的大量出现和引用泛滥对封建法制的破坏,清代非常重视例的编纂,并且通过制定法对例的适用进行必要的限制。清代例的编纂和删定是重要的立法活动,自乾隆元年,刑部奏准三年修改一次;至十一年开始,确立了五年一修的制度。(汪世荣:《中国古代判例制度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122)这些措施,保证了判例的操作与运用,显示出当时判例制度已经相当完善。还需指出,清代不仅有例,还存在着成案。成案是一种不成文的法律形式,是由各部或者各省对某些典型案件判决的汇集形成的。清代成案数量很多,“在《刑案汇览》所收案例总数中占35%以上,”(美国学者D布迪C莫里斯在其著作《中华帝国的法律》:江苏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148页)。不过,在司法实践中,成案的地位和效力远不如律例,成案的引用和效力的发生必须经过中央最高司法机关严格审核方能成立。

四.{title4}

{content4}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泰降阁 » 情降法事违法吗_情降法事后后悔了
分享到: 更多 (0)
泰国顶级降头术大师施降(可指定客户熟悉阿赞师)专注情降挽回服务!联系微信:1623177

做情降法事,恭请泰国佛牌

我们更专业联系我们
情降介绍 客服微信